黑手党新大纲(上)

大概基于之前的设定进行的详细剧情大纲……已经长的让我不知道怎么写长文了………………

cp吉真,辅吉爱,我一直觉得基爷对这两个人的爱情应该是都存在而且非常迥异的,所以洁癖就慎入吧……

便当相当多

=============== 

吉野遇见真广那一年,他们十四岁。因为家族不和而被逐出家门的私生子救下了未来的罪恶家族继承人,对于别人而言仅仅是这样的相遇而已,对于吉野而言,却是他唯一自己决定的一件事。

他们成为了彼此最亲密的对象,废弃教堂的那段时光成了最美好和最执念的回忆,直到吉野再次为了救助真广,手中染上鲜血为止。

为了活下去,吉野回到了家族,却成了亲兄弟的靶子,在哥哥紧紧相逼下,他不得不建立起自己的势力去夺取继承权,在离开废弃教堂四年间,他心中唯一的光只有真广的那句【我们俩是永远都会在一起的】而已,而真广也已经成为可以独当一面的少主,并且有了一个看上去相当莫测的异母妹妹爱花。

西西里的势力争夺越来越紧张,火并变成了常事,在爱花的生日派对上,看到真广身边围绕的女人,吉野第一次感觉到了苦闷,爱花看出他隐藏的情绪之后,吉野却说,他什么都不会想,因为他是不可能有选择的,无论如何都会回到同一条路上。爱花对袒露心迹的吉野产生了爱意,山本突然来袭企图劫持两人,原来是吉野的兄长勾结外人试图一石二鸟,真广及时赶到,和吉野共同对敌,成功将山本制服。

吉野策反了山本,山本留下一句【你比想象中更符合那个人的预期】便离去,他们要肃清整个家族,真广的父母在美国被暗杀,不破家顿时陷入了群龙无首的境况。真广继位成了最年轻的教父,吉野在兄长给自己安排的死亡party上,问出了自己母亲泷川氏的信息,随后在场的所有兄长的嫡系都被山本的人射杀。与此同时,塔克家族【吉野的家族】老教父去世,吉野将传承的钥匙戴在了堂姐叶风的脖子上,宣布传承。

吉野在真广的家里住了很多天,直到最后和解大会的时候,不破家和塔克家都得到了最多的好处。

真广十八岁生日的晚上,乘着酒兴吻了吉野,吉野在意识清醒的状况下终于没有办法忍耐对真广的爱欲而和他发生了关系,真广在睡梦中说他再也不想留在西西里,吉野突然开始害怕自己会失去真广。

【那个时候,我的脑中一片空白,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离开他之后到底会成为什么样子,所以他说他想走的时候,我除了和他一起走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但是我却在害怕,在我跟不上他脚步的时候,真广大概也不会等我。】

吉野联系了泷川氏,母亲的声音听上去非常的陌生,只让他去墨西哥去找一个叫做早河巧的男人,山本听到这个名字苦笑了,因为早河巧正是当年让她劫持吉野的人,但是中途他却改变了主意,让山本听从【更可能获胜】的一方的调遣。

准备的两年间,真广和吉野创建了新的走私公司,整合了两人在美国的地盘,在早河的帮助下,他们成功在美国的西岸买下了两个赌场和一个当地通讯公司60%股份,不破家在整合中削减了很多实际上违法的部分,他们俩动手快,很快就进行了扩张,引起了当地黑手党的警觉。

真广和吉野依然处于暧昧不明的朋友状态,吉野甚至经常可以和真广做爱,但是真广并没有把这样和吉野的感情联系在一起,吉野依然若无其事的和真广共事,但是内心却已经越来越痛苦得无法抑制,被爱花发现。

吉野得到爱花的照顾之后,逐渐的脱离了低迷,他和爱花之间的互相理解让他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得到一些精神上的放松,他敏锐的发现,早河在他们之间安插的人手非常危险,很可能让真广和自己都陷入真正危险的状态。而另一方面,他下属的锁部族长锁部左门开始和早河接触,埋下了另一个祸根。

和爱花同居的日子里,吉野发现真广和爱花根本就不是一样的,他在爱花身上能感觉到幸福,在真广身上却是可怕的独占欲和恐惧,他和真广共度的一夜中掐住真广的脖子,真广却没有反抗的意思,他最终没有杀掉真广。

吉野22岁的时候和爱花结了婚,真广对他表示了祝福内心却感到了落寞,当晚吉野喝得烂醉,终于在真广面前说出了自己早就爱上真广的事实。

【呐,我爱你这件事,你能替我保密吗?】

被开刀的首先是位于东洛杉矶的赌场,从一群人寻衅滋事开始,暴乱开始了。

吉野在成为不破家女婿之后,终于可以插手人员调配上的问题,他拒绝了叶风的好意,安插了羽村惠在真广身边为他挡刀。爱花在塔克家族小住的时候潜入了锁部的宅邸,听到了一个会导致吉野和真广死亡的阴谋,死士将会在吉野出席董事会的路上伏击,这样吉野就是十死无生。她那天装扮成了吉野的样子,在吉野的水里放了安眠药,随后在路途中被炸死。

听到此噩耗,真广震怒,吉野极度悲痛,真广开始追逐权力,尽管依然信任着吉野,却拒绝和叶风的交流,他用血洗的方式灭了作为锁部一族的哲马一家,并且与夏村枪战,两个家族彻底决裂。

吉野知道这样下去很快真广就会招致杀身之祸,而真广直接插手的生意也越发开始触及了法律的底线,吉野发现早河如此放任真广发展是因为他需要一个替罪羊和刀子,吉野决定将所有的生意进行重组,却将有罪的部分全部变成自己插手。

在发现吉野不断的在自己手下动作的真广和他大吵了一架,问及吉野的真意吉野却三缄其口,这让真广感觉到了伤心,却还是任由吉野继续,吉野将一份列着这么多年锁部和早河可疑人手的资料交给羽村,并列出了吉野自己的详细罪证。

吉野对羽村有知遇之恩,吉野只是说万一有事的时候将这份资料交给真广,羽村的女友小雪执意要和吉野一起行动,担心他受到暗算,吉野没有阻止她。

吉野很快就搬出了真广的家,在东洛杉矶宣布自立门户,并且策划了几次针对真广的暗杀,虽然失败却足以让真广逃离罪责。此刻吉野真正的一无所有了。

由于剥离的效应,当地黑手党开始对吉野采取行动,暗杀和枪战连绵了好几个月,吉野利用锁部暧昧不明的态度,借他们的手杀掉了地头蛇卡斯罗,又连占了好几个夜总会的经营权,厄运来得很快,他赤裸裸的犯罪事实很快就惊动了警方,警方传讯了他,却没有调查出来任何东西。

一夜,警察总署接到了一通来自吉野的电话,让他们到一个码头等着,有好戏会上演。

那一夜,吉野卖给他们的是,一场惨烈异常的黑帮战争,吉野虽然被小雪护着,最后还是被一枪射落了水中,从此音讯全无,小雪也在那场械斗中丧失了性命。

羽村悲痛中将那份资料交给了真广,真广那一刻才察觉,吉野所说的【爱】究竟能到什么样的地步,通过那份资料,他终于有机会用合法的手段直接将早河排除在自己的核心层之外,也让很多潜在敌人落入了法网。

另外,由于吉野悍不畏死的冲击,当地的势力都受到了相当的重创,为了不被真广所报复,他们纷纷伸出了橄榄枝,让真广坐上了龙头老大的地位。真广依然让组织运转着,最讨厌西西里的他两年中几乎只要不是必要都会留在曾经和吉野一起居住的家里,或者回西西里的那个废弃小教堂里,他变成了一个真正孤独的人。

距离码头枪战三个月后,吉野从病床上醒了过来,其实他都没有想过自己还能继续活下去。

救了他的是儿时的监护人润一郎,因为吉野在人世间已经是个死人了,也未曾想过自己做出那些事情之后还怎么回去,两人在爱琴海的小镇上休养了一年多,期间吉野甚至连真广都没有提过,在他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已经死掉了的时候,润一郎问他要不要和自己一起修行,吉野同意了。

回到西西里的时候,吉野却产生了强烈的幻觉,他曾经最激烈的感情就是在这片土地上交给了那个人,他才发现自己根本不曾忘记真广,只是因为痛得太深让他已经几乎失去了感知能力。

修行持续了一年,结业的那一天,他去爱花的墓上给自己的亡妻插花,他答应爱花迟早有一天,会带着真正的幸福过来看她,就像她期望的那样,离开墓地的时候,他和真广重新相遇了。

-tbc-

评论(2)
热度(30)

© 石膏浴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