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mon Agency【6】

【这次的任务,就交给三好了,做得到吗?】魔王依然是一脸面无表情。


任务的对象是一个叫约翰戈登的美国人,在日本经营一家贸易和技术会社,有秘密盗用政府资料和人员名单的嫌疑。

戈登非常喜欢日本文化,时常会叫艺妓到家中取乐,考虑到这件事军部无法大张旗鼓的去调查,脏活累活就塞给了D机关。


【两个小时足矣。那就请佐久间先生陪我打掩护了。】

三好回过头,对着佐久间轻轻一笑。


【艺妓的话,身边没有男人可是要被占便宜的。】


尽管出现了诸多意外,佐久间和三好如今还是达成了一定的平衡。

白天两人还是一如既往,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三好有时候则会因为任务短暂离去,有时候佐久间也独自行动,让周围人想八卦也没有料可翻。


三好扮演的是吉本艺妓馆的舞妓【吉本椿】,他模仿的原型是吉本家资深舞妓吉本润子,润子本人今夜在京都,所以不存在会被人看穿他模仿原型的风险。


当佐久间走进吉本艺妓馆的单间时,三好正在身上比着一件酒红色的鹤纹着物,他本来就是肌肤异常白皙的人,被酒红色一对比,倒是显得气质格外高贵,三好笑了笑,披着和服正坐在了地上,没有请艺妓馆的下人帮忙,自己就开始动手白涂起那张精致的脸。


【幸好有白涂呢,否则这样的衣服,可盖不住佐久间先生的痕迹呀……】他仿佛意有所指的戳了戳自己的脖子,他们白天虽然看上去相安无事,夜晚却是另一番景象……也幸亏D机关是个无论何时都穿着厚实西装的地方,目前还算掩盖得不错……然而……


白纸上沾染的墨痕是最明显的。


佐久间用手拂过三好的额发,三好怔了怔,倒是没避开,佐久间只是默默的描摹着他的面容,一言不发的看着他。


虽然出身士官学校,但是他还是读过灰姑娘的故事。


灰姑娘在午夜十二点之后才会恢复原型,而三好只有在夜幕深重之后才属于他。


三好似乎看出了他眼底的那一丝酸楚,嘴唇微勾,妖媚的声音从喉底流转出来。


【佐久间先生,不帮我画个唇吗。】


旋即,轻轻的含住了佐久间在自己唇上游移的指头。


======================================== 

简短的安抚舒缓了两人绷紧的神经,三好深呼吸将自己的喘息按下,有条不紊的将剩下的准备工作完成,佐久间也帮忙将他努力没压皱的衣服穿上身,玉虫色的红唇对着夕阳闪烁着萤火一般的光泽,本来还有些担心作为男人的他穿上女装会显得奇怪,此刻却毫无违和感。


数分钟前两人还在粘腻的交缠,但是三好是个何其优秀的间谍精英,数分钟已经足以让他把状态调整过来了,这样意外的小插曲倒是无伤大雅,他比较介意的是,为什么佐久间已经非常熟练的随身携带伤药了?


不敢多想这个问题,夜色已经渐暗了,佐久间拎着三味线的盒子,两人优雅的走进了戈登宅。


戈登的家倒是真不埋没他日本通的名声,完全是日本传统大宅的样子,今夜摆着宴席,除了吉本椿之外,柳屋的三河香子艺妓,以及花菱的舞妓众都来助阵,显得十分气派。


计划是在陪酒的时候,佐久间打开平面图中显示的暗门,波多野和田崎偷偷侵入后院,寻找戈登是间谍的证据。


佐久间默默坐在落座的三好后方,三味线和琴声响起,宾主尽欢,戈登的人缘极好,参加晚宴的不乏东京的上流人士,他略带外国调调的日语也成了魅力的一部分,几轮对话下来,气氛便炒得一片火热,艺妓们也纷纷献上才艺,三好在花菱众跳舞的时候,对着身后人粲然一笑,献上了一曲荒城月。


春高楼兮花之宴 交杯换盏欢笑声 千代松兮枝头月 昔日影像何处寻

秋阵营兮霜之色 晴空万里雁字影 铠甲刀山剑树闪 昔日光景何处寻

今夕荒城夜半月 月光依稀似往昔 无奈葛藤满城垣 孤寂清风鸣松枝

天地乾坤四时同 荣枯盛衰世之常 人生朝露明月映 呜呼荒城夜半月


佐久间会弹三味线,但是显然与周围的水平差异太大,他倒也不急,不知从何处摸出一个手鼓,配合着三好如琼花玉露一般的清冽声线,打着节拍。


听众们都沉浸在那优美又淡然忧伤的歌喉中,只有佐久间知道,三好是将轻微催眠的魔力藏在音律的深处,这样的手段他不常用,但是效果却是一等一的好,很快客人们就忍不住和自己旁边的人觥筹交错的给自己灌上了酒,戈登本人更是不堪,拿着酒壶扔下在场地位最高的香子艺妓,给三好满上了酒,三好红唇微启,呷了一口纯净的酒液,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


佐久间趁着没人注意溜出了会场。


魅惑众生的活计交给三好这个职业魅魔来做,他的任务是开启后门。


戈登邸的庭院也是传统的日式石庭,月光从云中穿过,照射在硕大的石块和砂砾上,闪着幽暗的光泽,地图他牢牢的记在脑子里,根据位置判断,门口应该在假山后面……


不。


并没有暗门这种东西。


他想起三好灿烂的微笑,他递给自己一张手绘的地图,上面是无比详细的戈登邸地形,甚至包括各种暗门和值得注意的方位……


结城中佐总是将【正确的情报意味着一切】挂在嘴边,实在是难以想象会出这样的谬误。


仔细想想,那张地图上的细节其实和院落的实际状态是有不少出入的,起初觉得或许是手绘导致的细微差异,但是如果连最重要的部分都是假的,那大概地图本身也不是真的。


不仅是地图,在命令下达后,佐久间连口头上听说的后援团两人都没见过,完全出于三好所说才预计了有这样的两人。


综上所述,并没有后援,这个任务只有自己和三好两个人。


【妈的,自己人都坑。】


他忍不住憋了一口恶气,认命的开始一件件搜索。


================================= 

【关于本次的事件,就是这样。】


后日谈,从结果上来说,他们确实达到了目的,三好和自己平安的找到了位于戈登邸唯一一个十字架里,录了军队信息的胶卷。


然而其中艰辛只有佐久间才明白。


戈登是个有准备的人,其实那卷胶卷并不是非常重要,但是他却在放置证据的房间里布下了对魔物的天罗地网。


从稀有的草药到北欧卢文字,神道教的清静领域和天主教的大十字都极端完备,即使强悍如魅魔狼人,进到那个房间里也绝无好果子吃。


然而佐久间不是魔物,他是神裔,这些陷阱对他毫无作用,充其量也就是给他用圣光增幅了一下能力而已。


从一开始这个任务就是针对d机关的陷阱,恐怕三好他们早就明白,却又无法抗命,索性利用了起了军部派来的佐久间。


虽然实在不行的情况,让实井翻墙过来解决也是可以的,但是这次大家都保持着异常的一致,绝不插手这件混杂了个人情感色彩的公报私仇。


佐久间走出结城的办公室,三好在走廊上等着他。


明明以为自己会生气,但是看到三好的瞬间,佐久间就失去了发怒的力气。


【你是来嘲笑我的吗?】他苦笑。


对方一开始就察觉的事情,自己却被蒙在鼓里,就算被嘲笑被玩弄,对这个人来说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三好倒是稍稍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笑容中也带了几分深意。


【不,正好相反,我对佐久间先生刮目相看了哦。】


一流的应变能力,可以理解自己意图的智商和默契,自省的好习惯。


三好觉得胸口有些热热的。


他们刻意去忽略的某种东西,开始发芽了。

-TBC-

评论(3)
热度(61)

© 石膏浴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