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三】Demon Agency【2】

为什么他们开始摔跤了……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


====================

虽然对D机关的成员都是怪物这点佐久间已经了然于心,但是大多数时间里,学员们即使在机关大楼内,也极少展现出自己异常的一面,虽然武藤大佐强调说要尽快找到D机关的把柄,但是真的知道了一些内情之后,佐久间反而不急着报告了。

 

除了一开始被三好带着熟悉地形之外,佐久间的工作当然还包括旁听他们的课程,以及深入配合他们的工作,监督他们的一举一动……理论上如此。

 

【下午的课程,搏击实战吗……】

 

朴实的梯子直接往下,在大东亚文化协会大楼的地下层,有一个被隔离出来的房间,这是专门用于实战演练的舞台,在这个地方进行的训练,无疑是要求学员们发挥出最极限的能力来击破对手的训练。

 

福本守在门口,佐久间向他还有旁观的小田切眼神致意,便步入了房间。

 

波多野和实井并没有来训练,似乎是有些棘手的事情一起出门了,现在场内对抗的是三好和神永,三好穿着单薄的衬衫和西裤,汗水打湿了他的衣领,双瞳闪着光,牢牢地盯着眼前摆开架势的神永。

 

大巧若拙,他们的架势都不张扬,三好的身姿舒展,四肢松弛,气息一直沉到了脚底,神永则背部微弓,这是食肉动物捕猎的姿势。

 

两人在攻击上相当谨慎,武之一念,常在毫厘片刻之间,一旦出手便可知胜负。

 

在凝滞的气氛之中,佐久间的目光紧紧跟随着三好看似轻巧的步子,身如浮萍,心若止水,他的步法几近完美,难找破绽,神永的套路更近攻击,却找不到可以切入的时机,直到……

 

三好的汗液,从发梢滴下。

 

神永的身体如疾电一般弹射而出,力随意转,肉眼看不清的极速拳头试图瞬间突破三好的防线,三好也不示弱,以静制动,截杀了神永的左臂,一推一拉,竟是将那沛然巨力卸去了大半,神永身形微动,中门直进,不过一息之间,两人已经过了十余招,然而先发未建功让神永处于下风,他低吼一声,身上出现了幻影。

 

【神永好像祖上有狼人的血统,估计日本的狼人一个手的数的过来,不过在这里倒不算罕见品种。】小田切解释。

 

【那这里什么算罕见?】佐久间有些好奇。

 

小田切瞟了一眼门口,压低声音说。

 

【你比较罕见。】

 

神永出现狼化反应之后力气暴涨,和三好的缠斗中也开始自信了起来,三好的表情依然未变,避开锋芒,近身搏杀的技巧越用越纯熟。

 

【噗!!!!】神永一招爪击失误,瞬间被三好抓住了破绽,三好身势一沉,右臂绞上他的脖子的同时全身的力量暴击了他的胸口。

 

铁山靠,无疑问的KO招数。

 

神永,再起不能。

 

福本叹了口气,走上台,给神永嘴里塞了点什么,然后将他扛下了场。

 

【嘛,波多野不在的时候,三好基本上不会输啦……】小田切有点可惜的说,【可惜中佐禁止波多野春季上擂台,看来我们都得给他让道了。】

 

三好看上去状态还相当好,剧烈运动让他的肌肤微红,汗水浸润着他单薄的衬衫,让他看上去有几分煽情,佐久间在场边竟然嗅到了一丝他身上的香味,这不像是男士香水的气味,却颇具攻击性,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挑逗感,看着周围人镇定自若的样子,佐久间心道该不会只有我中招了吧,等他把眼神移回了台上,却对上了三好跃跃欲试的眸子。

 

【佐久间先生不来试一下吗?】三好眯着眼睛,嘴角微弯,那个笑就像能面一样,看不出情绪,或许这家伙只是想玩弄自己而已,【实战演练,不伤性命那种。】

 

他把【不伤性命】的尾音拖得很长,看上去信心满满,佐久间感觉一口气滞在胸口,三好的战斗力他已经看得很清楚,但是并不意味着他会害怕,他毕竟是与生俱来的武士,拒绝这样的邀约会伤害他的尊严。

 

【那就来试试吧,我会手下留情的,三好。】佐久间脱下西装外套扔在一边,他本来就是尚武之人,能亲自尝尝三好的手段自然是求之不得。

 

【呵……】三好这次是真心的笑了,佐久间没有错过他眼中闪过的惊讶和兴奋。

 

没有开始的号角,几乎在两人对视的瞬间,战斗就已经打响。

 

三好气息尽敛,目光呈现出猛禽的凌厉,被这样一双眼盯着,即使是正统军人的佐久间也感觉遍体生寒。

 

然而佐久间也不是吃素的,他下盘极稳,背脊收紧,双手轻握,是军人武道中大巧不工的架势,三好轻笑一声,冲面而来。

 

和面对神永时不同,三好此刻没有走之前神定气闲的推拉套路,反而更偏向急转快攻,近十步的距离转瞬便至,佐久间出手拦下他第一式的劈砍,第二招的横肘就诡秘的从下方探出,佐久间心下一惊,动作却没乱,一锁一扣,抓住了三好纤细的腕,三好一哼,急转半圈,翻身硬靠,强行将手从他的锁定中解除出来,他也不恋战,迅速的拖步后撤,避开佐久间了杀气浓烈的一记崩拳,拳的气力擦过他的衬衫,一下子就撕开了一道口子。

 

【明明知道他是……】靠在墙边的甘利叹了口气,看向旁边面色平静已经恢复大半的神永,【也只有佐久间这种人才去碰这种钉子……】

 

【佐久间先生并不是因为武学不行而被击败,只是……没办法胜过三好而已。】小田切扶着额头,默默的蹲在了墙角。

 

三好的气息并没有乱,但是他确乎是刚从一个棘手的境地脱出,作为间谍他不会轻敌,而此刻的缠斗已经让他明白了佐久间的虚实,佐久间亦滴下了冷汗,刚刚三好那一靠,两人的身体接近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他几乎可以看清三好眼底的纹路,闻到他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气,冥冥之中自己下意识打出的那一拳,可以说解除了他眼前的危机,却让他一时失去了和三好碰触的机会。

 

三好看着他,他也看着三好,突然间,三好收回了架势,游刃有余的欣赏起佐久间错愕的样子。

 

【好厉害啊,佐久间先生。】他笑了,【要不是使诈的话,我也赢不了了呢。】

 

佐久间此刻才发现自己的身体中力气慢慢的开始流失,刚才脱手的一刻,三好在他的腹部扎入了一根细针,这根针是如此的纤细,让他一时间并没有察觉。

 

然而,这是麻醉针。

 

【我说了嘛,不伤性命那种实战。】三好蹲在他面前,摸了摸他的头。【没有防备暗器也是会输的哦,佐久间先生。】

 

【卑鄙小人……】佐久间从牙齿间挤出这句话,便跪在了地上。

===================== 

TBC

评论(10)
热度(56)
  1. 瓶中观世石膏浴室 转载了此文字

© 石膏浴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