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三】If you could see me now【中】

三好并不会因为一个挑衅而改变自己的计划,作为魔王的学生,一个卑鄙又利己的间谍,在战败的如今回到日本并非作为一个在美国有固定工作的日本人的良策,而非常时期行非常法的话,会让他显得无比的惹眼。

 

但是那一日的对话无疑给他心中种下了一颗种子,无依无靠是间谍的宿命这一点,他本来是深信不疑的,但是如今来看,比起孤高自负的在异国生存,一个幸福的保留着羁绊,却能活到最后的间谍生涯,恐怕是一个难度更高的挑战。

 

在日本,终究会有这样的一个人在等着自己,这一点,他早已经确认,不知道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实井在走之前,甚至恶意的告诉了自己佐久间在赤线*附近的住址,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哈——”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所以我,还真是被摆了一道啊。”

 

看着手里的店铺租赁合同,饶是三好再怎么在心中强调自己只是“任务结束自由人了想回国看看而已”,也还是没法消除那被人玩弄的恶气。

 

脸上的妆容更浓厚了,夸张的西服,梳理过的头发和脸型,足以让最亲近他的人也看不出来是谁。自满于自己成功伪装的同时,三好也开始觉得有些无聊了起来,店铺的位置离佐久间的住所仅仅一个街区远,但是他从来不主动去窥探佐久间的行踪。好在附近无论是寄席还是花柳街,都相当充足,打发时间倒是十分方便。

 

店铺开张那天暖风习习,吉原的樱花开得灿烂,让人想起多年前还在D机关的日子里,大家一起去赏樱的那个下午,那时候年轻气盛,虽然知道自己的宿命或许是漂泊一生,却没有对平静的眷恋。时过境迁,当年走过已经在东京空袭中毁坏的那个车水马龙的街道,却像不死鸟一样复归了繁荣,这大约也是人类的坚强之处吧。

 

将开张的看板放在街上,店内放着一台老式的扬声器,人们在街道上来来往往,三好将磁石放在碟片上,唱碟就这样,慢悠悠的转了起来。

 

“I get along without you very well

没有你,我也过得很好

Of course I do

我自然如此

Except when soft rains fall

除了细雨飘过时

And drip from leaves then I recall”*

从树叶滴下了我的回忆

 

哼着愉悦的小调,三好抬起头。

 

那个粗眉毛,结实挺拔的身材,身着西服的男人,就这样站在自己面前,看上去有几分局促。

 

在那一瞬间,年轻的店长笑逐颜开。

 

“Hello~Welcome~我是这个店的店长,才刚从美国回来,请多多指教啦~”

 

美式做派的年轻男人爽朗的抱了过去,把脸埋在佐久间的肩窝上,狠狠的拍击了几下他的后背。

 

佐久间的身体僵了一下,忙想推开,却莫名的没有推开。

 

“我的名字叫品川,希望您能多多惠顾小店,先生。”

======================== 

*赤线是在日本颁布《卖淫废止法》后,能经营色情场所的地区,此处指新吉原附近

*歌词来自爵士乐《I get along without you very well》

 

无聊的生活开始有了调剂,佐久间光顾的次数虽不频繁,却因为家住得近,每日终归无法避免的会碰面,然而因为初次见面印象太差,佐久间似乎对自己有着微妙的敌意,三好觉得这十分有意思,便时常以挑逗他取乐。

 

光从生活角度来看,佐久间在三好不在的单身日子里过得相当健全,保持着军人时同样规律的作息,除了固定每周一两次去赤线喝酒之外,他的私生活几乎干净得像和尚一样,完全和实井所说的那种“抢手、淫乱”不搭边,对于当年居然会觉得实井的话说得有点道理这件事,完全是失误决策,回头想想都觉得好笑。

 

日子一天天过去,巧舌如簧的人总是比较适合做生意,三好很快就在附近扎下根,脱离了锱铢必较的贫困日子。偶尔在街上或店里遇见熟面孔,比如甘利父女或者乔装好的其他成员,也都心照不宣的当不认识,只有一次在看他在包好所需商品后,田崎突然有些感慨的说,花菱没了真可惜,毕竟是当初最适合他们的消费场所,如今找这么靠谱的料亭了已经不容易了。

 

“但是赤线还是蛮繁华的嘛,我真的好久没去料亭去奢侈一番了。”三好笑着说。

 

“也还是有些好店的,不如去【紫阳花】看看,那里的艺妓还是不错的。”田崎顿了顿,故作神秘的补了一句,“佐久间也经常去那边光顾,他眼光意外的很高。”

 

……所以这群人,到底是为什么总来专门要来告诉我这种事情啊,我想知道会自己调查好吗?三好心中一口闷气好久都没舒展出来。

 

三好觉得自己并没有感到寂寞,一点也没有,只是无聊而已,无聊和寂寞是不一样的。

 

然而所谓的阳谋,就是即使你知道那是个坑,还是会往里跳,没有其他选择的谋略。

 

三好坐在紫阳花料亭的雅座里时,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落入套路了。

 

他的这个独间可以看到窗外红艳的街景,食物精致,酒品丰富,即使是以他的经济状况能负担得起的低级艺妓,也非常端庄可爱。这样的料亭不愧是田崎说的好店,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他的单间隔壁,就是那个人包的雅座。

 

“佐久间先生喝得这么多,又有心事了?”那是一个温柔带媚的声音,有这样的一把好嗓的女人,大约也是个好女人。

 

“稍微让我在这里休息一下,美代吉。”那人的声音闷闷的,好像压抑着什么一样。“我需要这样。”

 

“四月以来,您就一直都这样呢……”温柔的抚慰着佐久间,女人给他满上了酒。“没问题哦,在我这里,您无论是休息还是放松,都可以。”

 

絮絮叨叨的,艺妓和客人之间的对话,觥筹交错的饮酒声,佐久间的声音中的醉意越发明显,那位叫美代吉的艺妓也越发敷衍起来。

 

那群人着急着八卦给自己的事情,应该是佐久间在赤线有了新的相好,总是固定陪侍他孤独的夜晚,对象大概就是这位女性。

 

醉意到了极限之后,佐久间似乎追加了留宿的钱,就这样倒在了榻榻米上。

 

“Miyoshi……好想见你……再也……”

 

他模模糊糊的说出这句,然后就慢慢沉默了下来。

 

尴尬的沉默。

 

陪侍的艺妓将他的被子掖好,长出了一口气,不知道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她轻轻的抚摸着佐久间的额头,怜悯的说:

“要是我不叫美代吉(miyokichi)的话……您还会来我这里喝酒吗?”

想了想,美代吉摇了摇头。

“会被他惦念的人,还真是幸运啊……只是佐久间先生自己,真是太不幸了。”

 

“葵,能再给我一杯酒吗?”三好怔了怔,那个乖巧的艺妓点了点头,在他的酒盏中,又一次注满了清澈的烧酒。

 

“你说,一个用忘不了过去当借口的蠢蛋,女人肯定不会喜欢的吧?”

 

“妾身的拙见是,不会有女人愿意和这种人结婚的呢。”葵可爱的脸上盈满了奇妙的神色,又有些害羞。“但是,如果他忘不了的那个女人回来的话,或许又是另一回事了。”

 

“才不会呢,他这种蠢人,就该孤单一辈子。”

 

他突然有点想哭,捂着自己的嘴巴,强行挤出了笑声。

 

==============

TBC

本文中出现的歌,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首爵士经典。

《 I get along without you very well》 chet baker http://t.cn/RqT6voo


评论(9)
热度(73)
  1. 三知更半夜石膏浴室 转载了此文字

© 石膏浴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