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三】【全员向】旧影

这是半卷有烧焦痕迹的胶卷,年代久远。

 

老照片,旧胶卷这种东西,有时候意味着珍贵的研究材料,有时候则没什么实际价值,毕竟几十年的光阴下来,世界上几十亿的人都在使用和抛弃着各种各样的胶卷,有的记录着军事机密,但是大多数是在记录着芸芸众生的回忆。

 

【但是,给我的家伙说这是当年大东亚文化协会的遗产哟!佐久间教授!】名叫伊泽的学生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自家教授,【作为战史学来说,最终的机密事项D机关,不是一直都没找到什么线索吗?说不定就在这个胶卷里面!】

 

伊泽和男,20岁,帝大毕业,在本机构中算是年轻的新锐研究员,其实应该说【佐久间战史研究工作室】这个团体本身就充满着各种诡异的角色,从美国归国的十五岁天才儿童内海开始,一水儿的都是年轻人,佐久间这个二十后半的人竟然算是里面资格最老的之一,而且这种鸡肋项目居然在财政上还收支平衡略有盈余,实在是跌破了一堆人的眼镜。

 

【说是这么说,你到底怎么拿到的,这个东西?】佐久间揉揉自己的头,有点伤脑筋,东京大轰炸之后,关于机密情报机关,也就是D机关的一切,除了在参谋本部的机密档案中的只言片语之外,已经全都随着大楼的倒塌被埋在历史长河之中了。

 

【其实我也不清楚啦,最近我家附近有个叫森岛的老爷爷活蹦乱跳了九十多年终于玩脱了从树上掉了下来,我出于好心送了他去医院,结果聊起研究内容他就送我了这个。】

 

【哎呀其实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啦,当年好歹在灰里都保存下来了这么多年也没动过,说不定有你感兴趣的内容哦~】那个老不修的爷爷如是说。

 

【总觉得事情透着诡异的气息……】

 

=========================== 

 

佐久间教授,今年29岁,业界中流砥柱,三年前在荷兰和恋人三好氏成婚,回国后还办了神前式的婚礼,作为同性恋人高调得简直不像话。

 

对于这段闪婚工作室里一向众说纷纭,三好的年纪比佐久间稍大,但是总归是同龄人,和佐久间这种专心学术的不同,他几乎是精英有钱人和放浪的代名词,在研究所毕业前可以说是艳名远扬,男女通吃的主儿。然后他遇见了佐久间,听说是第一天两个人就滚了床单,第二个月就开始筹划结婚,三好还顺手把工作室原本那个中规中矩的计划改得面目全非,托这个的福,审核项目的风投几乎看着没昏过去。

 

【从来没想过三好老师会喜欢佐久间这样的……】同龄的飞崎老师如是说。

 

虐狗组的答复是:【我们见到对方的时候,就觉得没必要再找了。】

 

【总觉得很熟,不知道为啥。】

 

对了后面还补充了一句,【感觉和你们也很熟,我们原来认识吗?】

 

============================ 

 

【最后修复出来的,只有十张呢。】负责档案的岛野懒懒的从暗房走出来,手上一堆的废片。

 

【辛苦了,有什么发现吗?】实习生田崎凑过来看。

 

【第一张……鸽子……数量好多啊,是拿来送信的吗?】佐久间记录中。

 

【会不会是宠物……】田崎如是说。

 

【可是养这么多鸽子只当宠物的应该只有魔术师吧,还是超老土那种。】岛野吃吃笑着。

 

【鸽子才不老土呢!】

 

【是是是,下一张吧,一群人打扑克,中间这个人好蠢啊全输掉了,该不会是佐久间教授吧?】

 

【为什么又和我扯上了?话说我牌技哪里差了,明明是你们这群人老出千!】佐久间大怒。

 

【你别说我觉得还挺像。你看这张好像是罚款诶,这个大叔看起来好阴沉。】

 

【你不觉得和刚进来那个小后生有点像吗……他叫啥来着,有崎?】伊泽插嘴道。

 

【看起来军衔估计比较高……话说里面都不穿军装辨识不了军阶啊……他们真的和D机关有关系么?】内海少年过来凑了一脚。

 

【咳咳,主要看气质!那压倒性的存在感!】伊泽有点激动。

 

【可是间谍不是要不起眼么,存在感这么强也不行吧?】佐久间指出。

 

【哇,这个人,长这么可爱却在掐人脖子耶!】

 

【把另一个人甩出去的那个少年也很可怕好吗?这样的体术真的有人能做到嘛??】

 

【可以啊,我就可以。】岛野捏了捏自己的关节。

 

【好吧,哦,这张是赏樱?】伊泽赶紧转移话题。

 

【原来那时候那一片还有樱花树啊……明明后来都烧掉了来着。】

 

【间谍也有不少精神生活啊。】佐久间点评。

 

【哇这个高个子装便当的样子好棒,便当好像很好吃~】内海拖了托腮。

 

【给我个这样的我就嫁了。】飞崎点评。

 

【噫,明明有新娘了还这么说。】岛野不屑。

 

【剩下这几张……】佐久间准备往下说,门却被推开了,他家的三好太太从外面走进来,带着香槟和便当盒,艳光四射让人睁不开眼睛。

 

【不全是喝酒的吗,这种片子有啥好看的,行了行了,新case下来了,下周要去参谋本部的遗产馆去调研新发现,下个月我们工作室吃粥吃饭可就等着那个了。】

 

本工作室最大米饭班主发话了,剩下的人只好骂骂咧咧的全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剩佐久间一个人还坐在原味,端详着那剩下的三张照片。

 

都是大家一起喝酒玩乐的照片没错,但是那一张张鲜活的脸,白面的少年,艳丽的美男,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耿直的青年,严肃的中年人,那些欢声笑语,在如今看来如此的古旧,却又如此的熟悉。

 

这些照片是没办法发表在期刊上的,作为史料毫无价值,甚至没法和间谍生活太多关系,但是佐久间在这一刻如此的确定着,这就是他这么多年来想找回来的东西。

 

最后一张照片上,那个耿直的青年满脸通红的,被那个艳丽的男子抱住了脖子。

 

他们在接吻吗?他们是否相爱呢?

 

那一瞬,佐久间感觉脖子一暖,那个已经和他灵肉相合的,他的妻子,抱住了他。

 

恍惚间,他的脸上爬满了泪水。

 

【我能吻你吗,就在此刻。】

 

======================= 

 

Fin

 

设定:时间大概在2010年左右,和原作同一世界,死去的人会轮回转世,工作室的人年龄由他们谁先死决定,越早在本篇领便当的人物在这个时间点年龄越大。所以甘利这个死的最晚的年纪最小,但是这也不是固定的,因为每个人轮回需要用的时间不一样。

 

没错,实井没死所以没参加轮回,其实波多野也活了蛮久,结城霸霸在这群人里属于年轻的。

 

大家模糊的有点前世的印象在,但是没有确实的回忆,聚在一起也是冥冥之中的事情。

 

写得很粗糙,如果有人想沿用这个脑洞的话,请随意~

 

最后一个问题,照片是谁拍的?


评论(13)
热度(70)
  1. 清溪沫雪瓶中观世 转载了此文字

© 石膏浴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