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艾】暗之施洗礼

大致设定:大天使和大恶魔的脑洞

 

艾尔艾尔弗【本名米迦勒】是天使长

 

晴人是吸血鬼也是恶魔

 

晴人只要能喝到血就可以治愈身体,但是别的恶魔和吸血鬼不一样。

 

天使只要破戒就会堕天,因为神已经死亡所以这个过程不可逆。

 

除了米迦勒还有其他的大天使,在米迦勒未能杀死时缟晴人之后开始追杀他们两人。

 

================================ 

神说,要有光

 

于是世上便有了光。

 

 

 

米迦勒闭上了双眼,向着虚无的彼方坠落着。

 

 

他听见远方的教堂之中,婴儿啼哭的声音。

 

让我们向上主祈求。

 

上主,求你垂怜。

 

请驱逐那错谬之灵、邪恶之灵、偶像崇拜之灵和各种贪婪、欺骗之灵和各种不洁,以及魔鬼指使的各种邪灵。

 

请收纳他在你基督神圣羊群中作羔羊,使他成为你教会中品德高尚的肢体,以及你天国的子女和继承人。

 

愿他按照你的教导而生活,并能永远保持热诚,不受沾污,直到进入你的国度,与众圣者一起,同享真福。因你锺爱人类的唯一圣子而求;他是温良慈善的,他与你,及你至圣至善和赋予生命的圣神,同受赞颂,起初如何,今日亦然,直到永远。

 

神已经陨落了,被弃绝的暗之子民们,依然在深渊之中。

 

 

============================= 

 

黄金的至高和白银的纯洁,生命的荣耀和死亡的恐怖,全都映在了晴人的眼中。

 

 

他是神的造物。

 

光铸成的利刃,捅进了心脏。

 

 

黑暗的子民无法被神的光所祝福,所剩的只有诅咒。

 

晴人的血液正在蒸发着,带着死亡热量的痛苦从他的心口蔓延开来。

 

他要被杀死了,被这个美丽而无情的,神的最高杰作,用最无法逃避的方式,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抹消。

 

米迦勒没有回头看。

 

时缟晴人心脏已经确确实实的烧掉了。

 

 

神弃绝了撒旦,以及追随撒旦的人们。

 

【阿门。】

 

 

===================================== 

 

他们之间的第一次接吻,是在米迦勒从昏睡中醒来的那一刻。

 

这里是马厩,他被放在一团温暖的稻草上,洁白的长袍上并没有沾上污秽,但是他所可视的唯一,便是那人蓝色的双瞳。

 

察觉彼此双唇正在轻触的瞬间,米迦勒毫不犹豫的将身上的人一脚踹到了马厩的墙上。

 

哪里不对!

 

尘埃之中,被强力的踢击踹倒的晴人慢慢的爬了起来。

 

他的衣服破破烂烂的,倒真心和这马厩相配,只是胸口上那本来碗口大的空洞,已经消失无踪。

 

他复活了。

 

不,并不是这么简单。

 

米迦勒抚上自己印上了红痕的白皙脖颈。

 

是自己,让他复活了。

 

 

 

=============================== 

【唔嗯——等等——】

 

这次的吸血渴望实在是过于异常,或许是过久没有补充血液的原因,时缟晴人的兽性再也无法抑制。

 

衣服来不及脱下而被撕裂,犬齿扎进了他的脖子,修复身体所需求的力量,如今晴人只能从米迦勒的身上摄取。

 

仅仅是血液却是不够的。

 

晴人的舌尖扫过了他的颈侧,火热的气息慢慢的染上了米迦勒的脸。

 

米迦勒不知道自己的身上到底为何突然变得滚烫,这个撒旦的子民总是做出出乎他意料的事情,这令他非常的不习惯。

 

被晴人吸食大量的血让他隐隐的产生了虚脱的错觉,他自诞生以来几乎都没有感受过疲倦,但是与时缟晴人这个吸血鬼朝夕相处的三个月中,他无数次的在疲倦之中被拥进怀中入睡。

 

那个罪魁祸首的手指在他柔软的肌肤上用力的揉搓着,挑动着他敏感的神经,米迦勒并没有发现,自己黄金的光翼正在逐渐的失去光华,脖颈的疼痛和身体的高热绷紧了他的神智,却令感官更加清晰了起来。

 

他被按倒在草地上,晴人的脸背对着月光,他们的眼睛离得极近,就像第一次自己贯穿他胸口的时候一样。

 

双唇自然的交叠着,心脏的鼓动,让胸口隐隐作痛。

 

那双眼睛平日中是天空、海洋和蓝宝石的蓝色。

 

米迦勒经常会想着,神所唾弃的人,为何会有这样的一双眼睛。

 

月光下的晴人眼睛却是红色,纵欲和暴怒,暴食与贪婪,凝结着罪孽的红色。

 

他是撒旦的宠儿,米迦勒一瞬间却忘却了这一切。

 

【该死。】

 

嘴唇和舌头被绞缠着,粗糙的舌面舔舐着米迦勒的口腔,晴人无师自通的和他纠缠着,直到这个禁欲又圣洁的天使大人在他们轻柔分离之时发出了柔媚的叹息时,月光洒在他的六枚金翼上,其中三枚已经却褪成了铁灰色。

 

天使是神的使者,戒律是他们的本质。

 

堕落并不困难,在三位一体之神还在之时,已有无数的天使因为触犯禁忌而被夺走荣光。

 

他的身体比最杰出的雕塑还要更加细腻精致,晴人的手指顺着他的脊梁骨轻轻地滑下,那个甜美的罪恶之吻更加深入米迦勒的喉管,米迦勒轻轻地,将自己的舌尖也轻轻地、在晴人的舌头上卷了一下。

 

他回应了。

 

对他来说仅仅是一个无意识的举动,对晴人却成为了进攻的号角。

 

洁白的长袍被扯碎,晴人抬起他的一条大腿,一口便咬在了那白皙滑嫩的内侧。

 

比起意义不明的舔吻,啃咬是米迦勒更加熟悉的、与时缟晴人身体接触的方式,每次晴人受到巨大的损伤、或者过度的与天使以及死者战斗之后,他都会通过啃咬摄取米迦勒的血液来弥补,但是此刻的啃咬却不同于平日,滚烫的气息洒在米迦勒的大腿根部,与吸血无关,这个啃咬充满了情欲的热烈。

 

贪欲是无止尽的。

 

【啊——】

 

他们在月下融为一体的时候,神圣的天使展开了他的羽翼。

 

那是混沌一般、纯粹的黑色。

 

他彻底的堕落了。

 

 

迎接他的死亡与新生的,是晴人持续的、情热的撞击。

 

堕落的身体仿佛被激活了所有的感官,即使只是单纯的触摸也变得难以言喻的情色了起来,每一次接纳晴人的性器都令他因为过度的敏锐而全身颤抖。

 

【晴、晴人……】

 

【这样就好,艾尔艾尔弗。】

 

【艾尔艾尔弗?】

 

 

他的锁骨上,被刻上了新的堕天使符号,L-11。

 

晴人的锁骨上,也刻上了卢文字一般的新符号。

 

不能弃绝撒旦之人,再也无法回到神的国。

 

 

 

【没关系,很快就会去天国的。】

 

恶魔在堕天使的耳边轻声道。

 

 

——————End————————

 

--------------------------------------------------- 

梗注:祷文出自东正教洗礼

 

马厩是耶稣出生的地方

 

白毛的名字用希伯来语就是米迦勒

 

米迦勒也是死亡天使 

 

堕天使可以生育

 

大概就是这样。


评论(1)
热度(32)
  1. valocasia石膏浴室 转载了此文字
    现在再看还是好赞!

© 石膏浴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