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艾】某年某月的恋歌

某年某月的恋歌

 

未来研究院设定

 

艾尔艾尔弗是成功的战斗强化基因实验产物,晴人是不死者的研究实验体。

 

============================= 

 

【你来了,艾尔艾尔弗。】

 

褐发的少年转头看向房门口。他的身体被紧紧束缚在那张病床上,连手指的移动都不被允许。

 

但是他还是转过了头,为了这样做,他的颈椎发出了令人惊心的“喀拉——”声,并不是错觉,他的颈椎骨在那一瞬间断了,然而当艾尔艾尔弗走到病床前,给他的颈椎复位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和原本没有断裂过时一样,彻底痊愈了。

 

 

流木野咲在屏幕前监视着这个病房。

 

监视指定S级,时缟晴人,特殊实验第九组目前唯一的试验样本,必须保持万全的监视。

 

他是如同字面意思一般的,不死的怪物,就算被烈火焚烧,毒药注射,无数枪弹射中,他也可以快速的、完全的恢复正常。

 

 

真正全权负责晴人的人,便是艾尔艾尔弗。

 

【不要总是试图逃跑,折断关节也不行。】重新把晴人固定在病床上,喉咙上也上了铁枷,艾尔艾尔弗的音色就和他银白的发丝一样,没有任何感情色彩。

 

然后艾尔艾尔弗脱下了自己的白大褂,随意的挂在了一边,那白皙的脖子在冰冷的白光中显得更加病态的洁白,随后他把自己的衬衫也被一把脱去,露出颜色相同的锁骨和胸膛。

 

“原来……今天是艾尔艾尔弗啊。”晴人苦笑着,碧蓝色的眼中却流转着难以言喻的欲求。

 

他看到了艾尔艾尔弗脖子上还有自己上次吸血留下的咬痕,吉奥尔研究会的人给他配过很多不同的【药】,上次服用艾尔艾尔弗的血时候是一周前,晴人现在已经饥渴得快发疯了。

 

“我如果不折断手腕,差不多弄开了这些铁家伙,他们一定不会把你带来吧。”

 

思绪间,艾尔艾尔弗纤细的身体已经爬上了他的病床,解开了他的口枷。

 

他的唇舌和晴人的纠缠在一起的时候,脸离得太近,近得可以听见彼此血管跳动的声音。

 

自从晴人被确定为实验成功的样本后,研究会的实验员派驻了很多人来和他交配,以获得拥有他基因的子嗣,其中有纤细艳丽的研究员流木野咲,或者身材丰腴的二宫高日,当然,大多数的女性都没有完成她们的任务,少数交媾成功的对象也无法受孕,晴人特殊的体质甚至无法取得身体的活细胞,于是在无数失败的尝试之后,研究组放弃了这一项目。

 

艾尔艾尔弗是个例外,他是个男性,自然不可能完成妊娠这个目的,他更多在做的事情是,阻止晴人的出逃,但是实验室默许了他们的继续接触,原因是与他交合之后,晴人的行为会在一段时间内变得比较安分,在各种镇定剂失效的情况下,艾尔艾尔弗定期的来访被视为是不可或缺的、实验体的日常保养工作。

 

整个接吻的过程中,艾尔艾尔弗和晴人都没有闭上眼。

 

那个吻非常漫长,漫长得令人窒息,包含着性欲和血腥味的舌头彼此缠绕,自己的口中包含着对方的舌和津液,没有什么感情色彩,也不允许有性欲之上的任何含义,单纯的彼此掠夺和纠缠。

 

艾尔艾尔弗隔着裤子触摸着他的性器,那里毫无疑问的对接吻行为产生了反应,尽管对于身体的毁坏和痛苦开始麻木,时缟晴人的性欲依然是存在的,但是似乎和本能相异,成为了一种感性上的东西,或许正是肉体已经脱离的人类的范畴,所以才会对精神上的东西产生更多的依赖。

 

房间里每个角落都有明目张胆的摄像头,晴人觉得自己就算不是这样全身捆绑状态应该也不会出什么纰漏,艾尔艾尔弗既然可以把他抓回来,就肯定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让他逃走。

 

【总之……】艾尔艾尔弗的脖子,被晴人唯一自由的嘴巴咬住,尖锐的牙齿割开他的肌肤和血管,晴人尝到了自己熟悉的味道。

 

【建议摄取量是200cc以下,否则我会性冷感。】艾尔艾尔弗的语调依然冰冷。

 

【不,你总是可以做到的,我相信你。】

 

殷红的血流进喉管,晴人贪婪的用舌头舔舐着他的脖颈,他并不需要担心艾尔艾尔弗会生气或者突然离去,这是艾尔艾尔弗的工作,也是他们俩唯一允许的独处机会,即使依然被密集的监控着,但是能有所身体接触已经非常难得了。

 

和别人不一样,艾尔艾尔弗的气味是极淡的,让晴人能联想到自己在铁窗外的时候,冬天褪色的雪花。

 

无色,冷漠,安静,看似柔软,在晴人遥远的故乡里,雪是恐怖的象征,它意味着累月的、只属于白的广袤世界,和无数死去的性命。

 

这个研究所里,有在那时候就与他熟识的流木野在,也有不少从同样故乡来这里就职或者被研究的其他人,但是,能让他想起过去的那些事情,即使是已经惨死在研究所某处的,自己的青梅竹马,也未曾做到过,他无数次的尝试着离开这里,那个将他挫败并且带回来的人,却让时缟晴人,嗅到了自由的气息。

 

艾尔艾尔弗的血、艾尔艾尔弗的气味、艾尔艾尔弗的温度和他的呼吸,这一切都让晴人深深的眷恋着。

 

【已经可以了吧。】艾尔艾尔弗的体能超过常人很多倍,虽然不会因为这种程度的失血丧失行动力,但是他接下来还要进行下一件不得不做的事情,晴人贪婪着他的鲜血,但是这并不是他一定要处理的事情。

 

呼吸,脉搏,激素水平,即使是这么尖端的研究室里,晴人的数据依然在屏幕上是一团乱麻,流木野看着监视的图标,她已经有点疲倦了,那些混乱的数据毫无价值,却还要不断的保留下来,好像真的会有一日用到似的,相对来说,艾尔艾尔弗的监测数据却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毫无价值,他似乎已经被吸了不少的血,但是数值的变化却小得出奇,完全还处于和刚进隔离室里一样的状态。

 

监视器中的艾尔艾尔弗已经结束了饲喂晴人的过程,最近一直呈现着极端自毁倾向的晴人似乎终于安静了下来,他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艾尔艾尔弗。

 

【至少让我摸你一下啊……】他的眼神已经变得晴明,手上的束缚带、缠绕在身上各处的测量仪器的电线,对他的束缚力尚未可知,可是如果没有得到身上这个人的同意的话,即使挣开了也没有用。

 

艾尔艾尔弗通过指纹验证把缚住胯部的三角形铁枷给卸了下来,确定了晴人胸口和锁骨上的锁链和电击带都正常工作之后,他扫了一眼晴人的右手。

 

【只是一只手的话,可以么?】

 

想要抚摸他,不是像实验动物一样只是交合,而是希望用自己手去碰触,拥抱和感知。

 

艾尔艾尔弗闭上了眼睛。

 

他骑在晴人的腰上,把黑色的西裤褪下,又解开了晴人的裤头。

 

一切已经万全,他成功的已经挑起了晴人的性欲,只要像平日一样,机械的完成剩下的行为便足矣。

 

性器埋入他体内的时候,他超常的身体甚至没有觉得痛,但是被填充完全的身体感觉到了充盈般的愉悦,艾尔艾尔弗将体重压了上去,迫使晴人进的更深。

 

不需要继续看晴人的眼睛,不需要去顾忌他的感受,本来也就是这样互取所需的关系,晴人的肉体得到了释放,他完成了任务,两个人都能得到满足,这样就够了。

 

本来……也就不过是如此而已。

 

但是即使闭上了眼睛,他依然感觉到晴人的目光在他身上锁定着,那个目光从他还微微流血的脖颈,滑到他的锁骨,胸膛,小腹,那目光的热度不断地催促着他解开他的手枷,否则他不会满足。

 

这个人……还真是天真到了极点。

 

他听到左手边【喀嗒】一响,他猛然挣开了眼睛。

 

晴人的右手手指已经全数折断了,他似乎想挣开那些束缚,哪怕只是一只手也不要紧,那种不顾疼痛和受伤的挣脱,让他的三个手指几乎得到了解放。

 

 

【你又在做这种事情!】艾尔艾尔弗眉头微皱,他出声的一瞬间,晴人的性器竟又硬了几分,艾尔艾尔弗撑起身子将晴人的手指粗暴的按回原位,却被碰到了自己敏感的地方,腰一软又坐回了晴人的跨上。

 

【这样很不公平,艾尔艾尔弗。】被硬压回去的晴人忍住了被按住伤处的痛苦,艾尔艾尔弗纤细却有力的手指抓住了他的脖子和断裂的指骨,【你可以对我为所欲为,但是我却连碰你都不可以吗?】

 

【你依然可以与我性交,这很公平。】

 

【那样根本就不够!我的一切你都可以分走一半,作为交换你也要满足我才是契约的内容吧!】

 

艾尔艾尔弗沉默了,和他停滞的动作相反,一直处于被动状态的晴人报复性的向上狠狠的撞击了起来。

 

【嗯唔——】自己的节奏被打乱,让艾尔艾尔弗的呼吸猛然失去了控制,水雾蒙上了他本波澜不惊的双眼,晴人依然死死盯着他,像是随时都会失去理智的猛兽。

 

右手的镣铐解开的瞬间,晴人手指光滑的触感便爬上了艾尔艾尔弗的背脊,极少被人触摸的艾尔艾尔弗忍不住舒服的颤栗了起来,得到接触许可的晴人的兴致立刻高了不少,胯间的动作也更加卖力了起来。

 

被越来越残暴的进出着,艾尔艾尔弗也不愿交出主导权,里面已经被操弄得又软又湿,他就更加肆无忌惮的扭动着腰肢对抗着晴人的动作,激烈的碰撞让他腰被震得发麻,如果对方不是晴人的话,这样剧烈的性事绝对是会造成极大的痛苦和损伤的。

 

他把晴人的手从后背扯出,用他的手指来抚慰自己的乳首,喘息已经无法抑制,他就咬住晴人的手指强行将声音压下去。

 

晴人哪里见过这么活色生香的一幕,他和艾尔艾尔弗平日都只是单纯的性交,最糟糕的几次甚至他连眼睛都被蒙上,镣铐被打开更是第一次,但是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和这个人做的时候,那个黑暗的防空洞里,他们俩永远都出不去的地方,什么都看不见,却和这个人紧紧的相拥和热吻着,空气中回荡的轻轻啜泣声和他叫自己名字的声音,一切都让他更加疯狂,他在那之后便再也没有机会去碰触那肌肤,这让他痛苦到了极点,而如今他却重新有了这个可能性。

 

啊啊,那就是希望吧。

====================================== 

 

流木野咲支起自己的头,监视器对面已经非常顺利的进行起一场绝伦的性爱,艾尔艾尔弗终究还是没能拒绝到底,不过这倒是没有什么让人必须在意的地方。

 

这里当然不是伊甸园,本来就是个缺乏梦境的地方的话,咲看着自己曾经在少女时代钟爱的那个男人得到仅有的一点满足,也还是为他感觉到高兴的。

 

毕竟他永远离不开这里。

 

【这注只定是一首无法发声的恋歌而已。】

 

她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下了最后这句话,然后毫不在意的合上了。

 

======================================

 

艾尔艾尔弗趴在晴人的身上,看上去已经精疲力尽。

 

他暂时不准备离开这个病房,索性直接在这里休息了。

 

手指,不经意在晴人的胸口缓缓滑动。

 

 

【时机已到,三日后,大佐要离开研究所。】

 

晴人用右手搂住了这个男人,在他的背上轻轻抚摸。

 

【一起走吧。】

 

他写道。

 

----TBC----

 

=========================== 

 

前提补充设定:晴人作为不死者的研究体,一直想逃出研究所,有一次甚至逃到了排气的防空洞里,在哪里被小妖精找到并带了回来、

 

两个人的约定并不是性关系,而是一起逃亡。

 

研究所的监视是包括了声音在内的,两人的交流只能靠身体接触,并且还要避过摄像头,所以前面大多数的对抗实际上是演技。

 

翔子已经在曾经的实验中死亡。

 

小妖精制止晴人自毁是为了避免研究所对两人的关系起疑心。

 

#不过实际上两个人已经有契约以上的感情了,并不全是为了离开。

 

#即使逃出去,如果不是两人一起的话,依然随时有可能被抓回来。

 

大概就是这样❤


评论(4)
热度(35)
  1. valocasia石膏浴室 转载了此文字

© 石膏浴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