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真】宫廷梗

【没想到泷川丞相竟然仅一个月就将叛党一网打尽了。】

 

【八王爷周旋数年数年,竟也抵不过那位大人的一双辣手,八王一系,自此就折了!】

 

【哼。】一出朱门,黄姓的言官便不屑的哼了一声。

 

【黄大人为何冷笑?】

 

【泷川丞相才在养心殿过了两晚,就能扳倒了八王一系,要是皇上让他多待几夜,岂不是国泰民安了?】

 

【哎唷黄大人您可不能这么说,丞相可是皇上的股肱,您也看到了,当年这么多大臣秘密上书,皇上不还是护着他么?看爱花公主的意思,说不定以后还是驸马呢,这人是万万不能得罪了。】

 

 

 

【他若不是真的忠心耿耿到了毫无私心的地步的话……那他的野心,大概也不是一般人能及的了。】

 

======================================= 

 

皇上依然没有加封给泷川丞相新的封邑,而那个年轻的丞相似乎并不是很在意,只是在朝堂上说了一句:【臣所想要的东西,早已得到,更不需赏赐。】

 

如今八王一破,泷川吉野的名望更上一层楼,这个年岁和这等功勋,必然被众大臣忌惮,若是乐意领了封邑安心做一方大员还好,可是自新帝登基以来的四年,吉野虽为钦点丞相却几乎没有增加任何的其他封赏,甚至连京中大宅都甚少有机会回去住,皇上给他在宫里设了住处,表面上荣宠万分,却没有半分世人中认为的实际好处。

 

泷川吉野已经二十四,和皇上不破真广年岁相仿,是自幼相识的交情,如此长期在宫闱中生活着,更产生了皇上的男宠龙阳之类的流言,丞相对这些流言毫不在意,而仅仅是更加的勤勉于为皇上效力,当年拥立真广上皇位,到后来为真广铲除异己,乃至重整吏治,都是实实在在的功勋,皇上对他的信赖也与日俱增,竟是毫无忌惮之意。

 

【他们觉得你有更深的野心,这倒不假。】

 

西域进贡的月华纱帐中,真广轻轻在吉野耳边呼着气,黑纹的龙袍已经敞开大半,下半身更是不着寸缕。

 

吉野只是用自己澄净的绿眸直直的看着他,养心殿常年燃着的龙涎香里大概加了什么催情的香料,助长了欲情,他和真广反复交合着,胸中的火焰却烧灼得更加疼痛了起来。

 

【这倒是,承蒙皇上厚爱了。】

 

身下人听得这薄情的语句,倒是不气,左手仿若无骨般的覆上吉野的脸侧,笑嘻嘻的在他唇上留下一吻。

 

【若帝师知道你是这般尽忠的,真不知道他那头红发会不会气秃了……啊……慢点……】

 

 

【我只不过是取回我这么多日忙碌的酬劳罢了。】吉野舔舔嘴唇,不断深入的冲击着真广的身体,他知道为帝为王之人对这迷情香是从小训练直至免疫的,但是却也不想仅仅自己一人沉湎于欲情之中,听到真广难以自持的轻喘之后,他才能确定这是两人都能享受的鱼水之欢,内心背德的感情也终于有了宣泄的余地。

 

腰被吉野高高抬起,冰魄凝香膏让真广在被几近疯狂的情事中仍不会受伤,这让吉野能更放肆的侵犯他,被一波接一波过剩的快感侵袭着神智,让真广浑身颤抖着几乎难以自已,时机成熟前他已经让吉野在他的龙榻上留宿了两夜,身体本来就被弄得敏感异常,而大事达成的吉野对他的索求更甚平常,就算是一向体力上佳的真广也感觉有些无法招架。

 

【若是真想赏赐,臣建议您这一个月都在温泉宫静养,省得不能尽兴。】

 

【不愧是吉野爱卿…嗯唔…总是如此思虑周全…哈…】身体逐渐落于下风的真广,嘴仗也逐渐无力了起来。

 

【谢皇上夸赞,】吉野笑着,冲刺却不停止,看着从伶牙俐齿变得已经口不择言的真广,他的笑容变得深沉,他的意念也逐渐模糊了起来。

 

【奖赏,哈哈……你说的是,我最想要的东西……不是吗?】

 

 

在那断肠崖上,真广那把黑金小刀抵在自己胸口上的那一刻,亦只有那一刻,他看到了自己穷尽一生所求之物。

 

无论多少的梦境,自己都再也无法得到那一刻,那种难以言喻的兴奋和焦躁感。

 

泷川吉野大概一生都不可能再经历那样的一刻的,灿烂的死亡了。

 

 

【那……就让我活着吧……真广……让我在你身边活着……】

 

两人暗无天日的抵死缠绵,就好像,一生都不会分开一样。

 

第二天,,皇上龙体微恙到温泉行宫静养,股肱之臣泷川丞相不辞劳苦随行,朝堂依旧庄严肃穆,天下依然海晏河清。

================================= 

 

宫斗文儿看多了的一个洞,没有什么严谨的成分,类似的洞还有真广贵妃啥的,就不多说了。

 

设定上大概就是基爷从小和真广一起长大,也帮他登了大宝,但是实际上除了功名别有所图的这么个事儿。

 

顺便补充一下,真广给基爷开出的条件是【铲除了八王我就让你睡一个月。】简单粗暴,喜大普奔。


评论(4)
热度(22)

© 石膏浴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