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真】真广之歌 第五章 丧失

山本找遍了整个学校,并没有发现吉野。

 

天台、食堂、吉野独处时爱去的小图书室、乃至各个走廊,都没有他的踪迹,如此一来,吉野已经离开了学校,而山本只能理解为他回家了。

 

如果不能见面的话,如今连手机都很少能接通的吉野,几乎是没办法抓他坐下来好好谈谈的。

 

她想起中午哭泣得几乎崩溃的叶风和盛怒未消的左门,感觉到了自己肩负的重责,倒不是非要让吉野和叶风道歉,至少也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到造成如今的局面。

 

泷川宅在离学校有一段距离的住宅群里,交通倒不是不方便。

 

山本坐上了电车,恍恍惚惚的想起自己和吉野初见的情景。

 

那时候的吉野似乎总是一个人,就像现在一样。

 

她还记得自己上去找茬的时候,被吉野不冷不热的噎了回去,尽管吉野看上去是文弱书生的样子,在被自己二次找茬的时候却轻松的将自己击败了。

 

并不觉得非常屈辱,而高中时代,左门、山本实际上相当的依赖着吉野,尽管全校都觉得吉野是他们的小弟,但是他们却不这么认为。

 

山本勇武,左门谨慎,吉野沉稳,就像稳固的铁三角,缺一不可。

 

如果吉野没有经历那一场悲剧的话,山本、左门和叶风一定是经常坐着这趟电车,到吉野的家里闹腾一番然后拉着他出来开心的游乐吧。

 

但是这终究因为那场车祸而结束了,吉野对他们的疏远已经显而易见,每每想到这件事,即使是山本也感觉得到那种刺骨的心痛。

 

而爱慕着吉野的叶风又会受到多大的伤害呢?虽然叶风非常坚强,但毕竟是个恋爱中的少女啊。那种心痛一定比自己更多百倍吧。

 

吉野一定不会回头这件事情她并非不明白,但是作为他的亲友,山本也有着更加深重的责任感。

 

她不得不弄明白一些事情,而不是被怒火冲昏头脑。

 

电车响起了好听的女性播报音,到站了。

 

山本收回了心绪,信步走出了电车。

======================================= 

 

整洁的站台,鲜艳的郁金香,铺设着平整沥青的道路,都和当年别无二致。

 

直到走到泷川宅的门口,山本才真的感觉到,事情已经不像她所想的那么单纯了。

 

恶臭、腐烂的气息、垃圾堆积的庭院,死气沉沉的牵牛花耷拉在门庭上,门铃歪斜着,看上去早就被吉野手动弄坏了,所有的木质挡雨板都关得严严实实,看不到屋里的任何动静。

 

山本感觉到了极度的后悔。

 

吉野竟然已经痛苦到了这样的地步,如果连家里都是这样的话,那些异常的举止便毫无疑问的变得可以理解了,更无法再期待吉野能有那么多的心思来维持彼此的关系了。

 

如果自己能早点察觉的话,一定不会对他那么苛求了,山本现在只想抱住吉野,给他一点友人的温暖。

 

门没锁。

 

山本打开大门的瞬间,几乎被恶臭弥漫的门厅给惊吓到了。

 

但是她听见楼上传来了奇怪的响动声,家中大概是有人的。

 

无法想象除了吉野之外到底还有谁在这个房子里,山本忍住了恶臭,在昏暗的房间中走上了楼梯。

 

【吉%……¥……&?】

 

仿佛气泡般刺耳的、凄厉而诡异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谁??!】山本怒喝。

 

那一刻,声音便彻底消失了。

 

山本顿时觉得背脊一冷,那是对未知的恐惧感。

 

 

吉野的家里,到底存在着什么样的东西?

 

山本的本能在尖啸着,现在如果不退出去的话一定会后悔的,但是比本能更高涨起来的,是对真相的,仿若疯狂般的求知欲,吉野变得奇怪的原因就在那楼上,那个存在一定能说明很多自己现在无法理解的情况,被那个所驱使着,山本如同中邪了一般步入了二层。

 

她无法再挪动自己的脚步。

 

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红色的内脏黄色的脂肪绿色的胆汁白色的脓液褐色的肝青色的血管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色彩

 

目之所及之处,全都被无尽疯狂的色彩填充着,仿佛揭示着这里的主人内心中无尽的地狱一般,油漆和腐烂的臭味充斥着这个空间。

 

这里正是泷川吉野的世界。

 

与世隔绝的,只余下无尽混沌的空间。

 

山本呆立着,她已经连逃跑的勇气都失去了。

 

粘稠的水声在她身后响起,那是她追求的真相,但此刻已经都不重要了。

 

滑腻腻的潮湿感在她的后背蔓延开来,随后是被撕扯吞噬肌肉的感觉,她甚至连呼号都没有机会,便被彻底的击倒了。

 

那个异形的眼睛是红色,就像她身下蔓延开的液体一样。

 

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 

 

吉野在家门口便感觉到了不对劲。

 

一股让他感觉到无比美味的香气从二楼传了出来,引起了他数月来从未有过的食欲。

 

吉野本来是坐着电车的,但是终究还是无法忍耐和那堆肉块异形挤在一起的恶心感,最后还是步行回家了。

 

他推开虚掩着的门,安静的走上楼梯,然后在他到达二楼的时候,看到真广正坐在地板上吃着东西。

 

满地是……大小不一的奇怪果子,散发着难以言喻的浓烈食物芳香,真广嘴里叼着一个拳头大的、有点像桃子的果实,鲜艳的红色汁液沾在他唇边,倒给他那精致美丽的长相添了一分妖艳的色彩。

 

真广看上去有点慌张,似乎没有预料到吉野会如此早归,但是口中塞着食物让他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原来他是吃这样的东西啊。

 

吉野弯下腰,捡起了一个被撕成小块的、有点像甜杏的果子,放进了嘴里。

 

【好吃。】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吉野觉得自己被强烈的幸福感包围着。

 

那块不大不小的果肉,是从未吃过的美味,带着酸度刚好的清甜,非常柔软多汁,和自己不得不吃下的那些恶心食物作对比,更觉得如同天国般的好吃。

 

他又捡起了另一个和洋梨类似的,这个的口感稍硬,紧绷绷的,味道里有种印象中肉桂和迷迭香混合的香甜,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品种,他慢慢的咀嚼着,那种浓烈的味道便留在了口中。

 

真广直直的盯着他吃下去,脸上的表情逐渐从惊恐变成了喜悦。

 

【啊啊,原来你……喜欢吃这种东西啊。】

 

他从水果堆里站了起来,开心的抱住了吉野。

 

【害我担心你了好久,这样事情不就简单了嘛!】

 

【原来你平时吃的是这样的东西啊,你到底从哪里搞来这么多的?】

 

【平时都是在草丛里找的啦......不过今天的收获比较大,平时是没有这么多的,可惜最好吃部分的我已经全吃掉了。】

 

这听着就像扯淡一般的说辞吉野自然不会当真, 只是自己既然有视觉障碍,这些食物大概本来也是完全不同的东西也说不定。

 

吉野又吃了几个水果,这是他这么久以来吃得最开心的一餐,真广坐在旁边挑出几样递给他,当然都极为美味,他感觉自己丢失已久的快乐的世界被真广慢慢的寻回,而自己又和真广相爱,实在是没有比这更加令他快乐的事情了。

 

剩下的水果,在真广的建议下,他们收拾进了冰箱准备明日再吃,虽然隔夜就不可能这么新鲜,但是总不能就这样浪费了。

 

【那么明天开始,就一起吃饭吧。】

 

得到这样的承诺的真广看上去相当的满意,即使是真广,应该也不希望一个人在屋里孤零零的进食,一起吃饭的话,乐趣自然是大得多。

 

仅仅是想到第二天的餐桌,吉野也几乎压抑不住心中的雀跃之情,他和真广开心的亲吻拥抱着,不由得期待了起来。


评论
热度(15)

© 石膏浴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