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真】真广之歌 第三章 破碎的线

【今天一定要说清楚,就这么决定了!】锁部叶风深吸一口气,开始在课室之中寻找吉野的身影。

 

吉野是她十九年来第一个喜欢上的男性,叶风从来不会遮掩自己对他的爱意,而在吉野车祸前不久,她热烈的告白了。

 

容姿端丽,家境富有,气质就像公主一样的叶风,正常的男性若是被她青睐一定会觉得非常荣幸,但是吉野只是苦笑着说他暂时还没有整理好心情,等考虑好了,再给叶风答复。

 

悲剧发生后的吉野虽然看上去与过去别无二致,但是大家都能感觉得到他身上挥之不散令人不安的气息,而叶风的告白也淹没在了那忧郁的气氛之中,再也没被吉野提起过。

 

即使拖延时间大概也没有用,只会让自己的希望变得越发渺茫,若不及早的把话说清楚的话,叶风大概会陷入毫无意义的持续等待中,这些东西她本人非常明白。

 

周二的下午,生物化学课,这是吉野和叶风唯一一节选在一起的课。

 

因为只是基础科目,课程在能容纳上百人的阶梯教室里授课,适合听讲的座位在中间一列的位置,叶风平日也会选择那类的位置,而吉野过去一般是和她并排而坐。

 

叶风用自己的书包占了自己隔壁的座位,等待着吉野的到来。

 

然而,准时出现的讲师已经开始授课的时候,吉野依然没有出现。

 

数分钟过去后,叶风悄悄的环视教室,发现了坐在最后一排角落里,孤零零的吉野。

 

没有坐到她的身边,也不愿意和任何人同席,更离教师非常的远。

 

大概就算途中离席,讲师都不一定会发现他吧。

 

叶风无奈的拿起用于占座的书包。

 

授课刚刚结束,吉野便匆匆的离去,叶风紧紧追赶后,终于在中庭追上了他。

 

【吉野!!】

 

被叫到的吉野僵直了一下,勉强的扯出一个友善的微笑,然后慢慢的转过脸看了看叶风。

 

【叶风小姐,有什么事么?】

 

 

看着这样的吉野,叶风发自内心的心痛。

 

原本的吉野,总是亲切而且温润,清秀的面孔令人心生好感,如今瘦了一大圈,颧骨下面因为营养不良和过度操劳而凹陷了下去,即使没有用口说出来,那张脸上的微笑也不可能是出于喜悦,而是维持表面温柔的道具罢了。

 

那个视线大概也绝对不是看着自己,而像是看着一个奇怪的物品,视线游移着,像是在不安的蠕动,而绝非是想和她有什么眼神交流。

 

为什么,他会变成这个样子啊!

 

如今的叶风,又一次鼓起勇气,对此进行确认。

 

【吉野,我有话必须对你讲。】

 

 

 

【叶风小姐,想说什么就说吧。】

 

是没有察觉么,还是早就忘了呢?

 

【吉野,我非常担心你,你这样的精神状态不太正常。】

 

【是么,看来你也看出来了啊。】

 

脸上的表情没什么破绽,即使好像在谈心,他也没有真心交流的打算。

 

那种礼貌的、空洞温柔的言语,正是两个人一步步远离的证明。

 

【……你除了这些,就没有什么别的想法了吗?】

 

【难道还有什么吗?】

 

尖锐的逼问却被毫无兜圈子的拒绝了,挫败感无情的在叶风心里翻涌了起来。

 

【就算吉野你再怎么掩饰,你在承受些什么,我还是看得出来的啊!】

 

一口气,叶风希望能把自己心中的所有不安用这种方式吹散。

【你没有发现吗?现在你简直就像什么都无所谓了……快要坏掉的忍耐着,这样真的没关系么?】

 

【啊啊,是这样的么?】

 

吉野好像无所谓的回答着,但是脸上维持着的微笑面具却慢慢敛去了。

 

而此时叶风并未察觉。

 

【我知道你失去家人的痛苦,但是我们不是朋友吗?你绝对不是孤身一人的啊!至少我们可以为你分担一点痛苦……】

 

【不需要。】

 

被打断的叶风,看到的是笑容彻底消失,面无表情的吉野。

 

并不仅仅是摘下面具而已,吉野的声音里连愤怒都没有,有的只是……冰冷的厌恶。

 

【啊啊,叶风小姐,这件事情,我似乎不得不跟你说清楚了。】

 

失去了温度的,硬质的语调。

 

吉野决定亲手割裂与过去的联系。

 

【虽然我明白叶风小姐的心意,但是我并没有对叶风小姐有任何特别的感觉,所以我也一定不可能和叶风小姐交往。至于叶风小姐对我们的关系究竟是怎么看待的,我并不想知道。】

 

【吉……野……?】

 

【但是,我对叶风小姐一直跟在我身边感觉到非常困扰,因为我不可能回应你的感情,也没准备给你任何机会,如果可能的话,以后能不再见到叶风小姐是最好的。】

 

说出口了,最恶劣的话语。

 

彻底的否定,连可能性碾得粉碎。

 

【我不会喜欢叶风小姐,也不想再和叶风小姐再见面了。】

 

连言语的挤不出来,叶风的眼泪压抑不住的夺眶而出。

 

【左门他们知道的话,大概会站在你那边吧,不过,你一定知道就算他们说什么我也不会改变心意的。所以别让他们卷进这种无意义的事情里。】

 

双腿发软,双眼模糊,就算张开嘴巴,大概也什么都说不出来,只剩下呜咽。

 

坚强的表象已经不重要了,哭起来的话,吉野大概也会觉得困扰吧。

 

跌跌撞撞的,叶风从吉野面前逃掉了。

 

而她身后,吉野露出了虽然有些悲哀,却没有悔意的微笑。

 

=================================== 

 

【哎呀哎呀……这到底是怎么啦……】

 

注意到这件事情的,是山本。

 

本来感情上的事儿就是难以插手的麻烦事,所以到最后山本和左门都只能在他们俩注意不到的角落注视着全程。

 

 

【泷川吉野……!!!】

 

左门看着这样的情况简直无法保持冷静,虽然被山本拉着没有出去揍吉野一拳,但是周围的怒气简直能把空间扭曲起来。

 

在叶风跑走后,吉野重新带起自己温和柔软的铁面,慢悠悠的离开了那里。

 

山本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事态的发展远远超出了她和左门的预料。而刚刚吉野说的那些话,即使是交情极深的两人也觉得非常困惑。

 

吉野是个稳重温柔的人,在高中的时候他们仨就有着交情,那时候的山本虽然脾气暴躁,但是只要吉野出手,也能很快的把她安抚下来,而自认精于打算的左门,在思虑周全这方面也不得不折服于吉野。

 

总而言之,他们实在是无法想象吉野能对着爱慕自己的女孩子说出这么过分的话。

 

这么一想,也只能说那场车祸让吉野改变了。

 

【这么下去……可真的不行啊。】

 

【那你准备怎么办?】左门没好气的问。

 

他们三人原来便是好友,而叶风则和左门有着不仅是友情的亲缘关系。知道叶风喜欢吉野的事情之后,山本和左门也没有少撮合他们俩的关系,所以左门对于吉野的怒气亦是可以理解的。

 

【你这个状态见到吉野肯定会炸开的吧,我去跟吉野谈谈好了,你好好照顾叶风酱。】

 

【你……认真的么?】

 

【叶风酱是你的亲人吧,我也不放心现在的你跑去见吉野。】

 

【好吧……】

 

【那我走了。】

 

山本说完这句话,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 

 

说自己一点悲哀的情绪都没有,那是骗人的。

 

但是,却也感觉到了久违的轻松。

 

经过今天这件事,吉野终于跨过了那条界线。

 

 

迟早有一天都会发展到这样一步的现实早已注定,关系破裂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勉强维系着那段关系并不可能不对对方造成伤害。

 

回到过去是不可能的。

 

大概左门和山本很快就会知道这个消息吧,这样的话关系或许也会疏远,这样自己也不必非要面对那群人了。

 

只是这么想着,自己便有种卸下重担的轻松感。

 

没什么责备自己的必要,一直与他们在一起着本来就不会愉快,而且就算勉强维持,迟早有一天自己也会被他们步步紧逼到崩坏,而轰走叶风,也并不是为了伤害她,而是自己早就该跟她有所了结。

 

本来,在她告白的时候就该干脆的拒绝。

 

叶风是个美人,而且对于她的高贵的品格,吉野其实一直非常敬佩,虽然是因为左门而认识她,但她并不是被左门算计得团团转的那群人中的一员,相反,她有着与她稀有美貌相称的智慧和气势。

 

她并不是仅仅被拒绝就会一蹶不振的软弱者。

 

而这样的拖延,反而带给她了更深的伤害。

 

所以吉野暗暗的做了决定,一定不会因为自己的优柔寡断而再让对自己真正重要的人被伤害了。

 

这样一想,便又想着能够快点回到真广的身边。

 

只是,还要坐拥挤的电车,穿过熙攘的人群,负面的情绪便涌了上来。

 

只能闭上眼,任由这世界的腐臭侵袭着自己的鼻腔。


评论
热度(14)

© 石膏浴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