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真】人妻

====================================

脑洞出自空境的式姐人妻和服

 

已结婚设定

 

并不是非常符合原作设定

 

纯肉

 

山本综合的老板当然是山本

=====================================

山本综合株式会社的大门口,传来了木屐的嗒嗒声。

 

本来困倦的前台利川小姐支起身子,发现来人已经在他眼前站定。

 

这是一名身材高挑、贵气逼人的少妇,穿着绛色的结城织和服,左手无名指上戴着铂金的婚戒,肩上披着一看就非常昂贵的暖红色羊绒披肩,赤金般的秀发被一枚精致的发梳固定着,白瓷般细致的肌肤和摄人心魂的酒红色眼睛让接待她的利川小姐难以直视她的美貌而不得不把目光移开,按照要求把他带到泷川室长办公室之后,那个平日淡然如水的温柔泷川室长也难免的惊讶了一下,但是他很快就伸出手将美妇拉进了办公室,并对利川礼貌的表示了感谢。

 

【恕我冒昧,请问这位太太是……?】利川终于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带着这位少妇走的这一路,所有的人都有着同样的疑问。

 

【是我内人,见笑了。】泷川吉野笑了笑,有意无意的碰了碰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

 

这是一个非常新鲜的情报,这个年轻的室长竟然已经有家室,而且还有个这么漂亮的太太,看来很多对他有非分之想的女职员要心碎了。

 

利川行了一礼离开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那个令人嫉妒的泷川太太恶魔般狡黠的轻笑。

 

=====================================

 

吉野刚刚关上门,就感觉到身后真广温热的吐息洒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仔细看看的话,正在自己胸口游移的那双乍看起来白皙纤细的手实际上骨节分明,紧紧环住自己隐藏在宽大袖下的双臂精瘦却不乏肌肉,如果没有被气势压倒而无法直视他的面容的话,那层精致的妆容并没有办法掩盖住他锋芒逼人的男性构造。

 

当然,无论这是个多么破绽百出而且恶趣味的装扮,真广已经是泷川太太的事实却绝不是骗人,那件充满人妻风味的和服正装和他的容姿虽不相符,却也意外的没有违和感。

 

几乎是在吉野回头抱住真广的同时,真广便不耐烦的将他按在了门上接吻,唇蜜的香气在这个粘稠的吻之中传递着,没过一会儿便被两人强烈的荷尔蒙气息覆盖在激烈的唇舌追逐之中。

 

一开始真广将吉野压制在门上,他的手指在那熟悉的腰上用力的揉搓着,吉野的胸口隔着厚重的布料紧紧贴着,也还是无法阻隔两人的心跳,随后吉野慢慢的将双手收紧,直到将真广抱起轻微离地,几乎整个人都伏在了他的身上,随着接吻的深入,两人的呼吸也变得更加急促了起来。

 

粘腻的深吻过后,吉野轻轻放下自己热情的妻子,真广一时间没有做好落地的准备,竟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微微敞开的衣襟露出了诱人的锁骨,更平添了一丝情色的气息。

 

吉野觉得自己已经很习惯真广无处不在的性感了,但这并不能改变他随时会被真广诱惑的现状,相处的日子太久,除了亲密接触带来的脸红心跳之外,吉野的身体更加忠实于自己的感官。仅仅是小别重逢的亲吻,便足以让他有反应。

 

两人相对着伸出自己的手,十指交扣着,不近不远,能清晰的看到对方令人怀念的面容,如此僵持着,却不觉得尴尬。

 

【你刚回到东京么?】

 

【恩。】

 

【我还以为你会在家里等我。】

 

【你又不在家。】

 

和擅长忍耐的吉野不同,真广在知道自己的真心后是绝对不愿忍受那种寂寞的,半个月前早河让真广和他一起去国外参加会议,无论多么忙碌的工作,都难以麻痹真广内心和身体的空虚感,而每天在下班后面对空空的房间,吉野亦时常孤枕难眠。

 

吉野将自己的头埋进真广的肩膀,淡淡的香水和真广本身的气味钻入他的鼻腔,吉野只是把真广整个人都环在怀里,真广仰着头,雪白的喉结上下微动,他的指尖滑过吉野的背脊,一只手若有若无的在吉野的后颈上轻触,那虚无的拥抱让吉野心神晃荡,自己已经半个月没碰真广了,又难得碰上这种真广一时兴起的好兴致,吉野难免也有些难以自持。

 

他把真广抱了起来,放在自己木质的办公桌上,这样的角度无论亲吻还是碰触都非常方便,真广在被抱过来的时候已经把木屐遗落在地面上,他穿着娟白足袋的脚轻踏在吉野穿着西服的胸口,磨蹭着伸进了西装外套里,脚趾有意无意的在吉野的乳头上蹭着,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暂时还没有动作的吉野。

 

衣襟在两人耳鬓厮磨时已经越发敞开,依然是嫩粉色的乳首在吉野的角度可以隐约看见,在脑内回忆着这个身体的美好之后,吉野按住了真广不安分的脚踝,顺势将他按倒在桌面,掀开的和服下摆和长襦袢让真广的腿暴露出来,不知是不是这身装扮的原因,真广异常柔顺的躺着敞开自己的身体,甚至用自己紧俏的臀摩擦起了吉野的胯下。

 

吉野隔着裤子被磨蹭着性器,表面上倒是不急,真广任由摆布般的偏过着脖子,绛色的和服的长袖如扇子一般摊开,吉野用食指抚弄着他的唇瓣时,真广自然的吸进嘴里含住,灵巧的舌头在指尖摩擦环绕,触动着吉野的感官,明明半个月前在床上他也没有这么听话,那时候的真广虽然已经很习惯和自己做了,却更倾向于直接进入大菜而不是先慢慢吃这种温吞的小菜,光是一回想起来那些夜晚都是一团混沌,淫乱的喘息和急促的亲吻,现在为了让这场人妻戏圆起来倒是极端的柔顺了起来,另一方面,他也没忘记这里还是办公室,虽然他并不觉得有人会无故闯入,但是如果等会儿做得太激烈弄脏了文件也是件麻烦事。

 

按照吉野的谨慎性格,他本应去确认门锁是否已经万全,但此时他贪恋着久违的与真广身体接触的感觉,实在是无法从这样的氛围中抽身。

 

真广的左腿被抬起,濡湿的舌头舔上了他的脚踝,吉野的表情没有什么大变化,他顺着真广的腿舔舐着内侧,舌尖在真广的肌肤上温柔的滑过,在他舔上真广敏感的大腿内侧时,他恶作剧般的轻咬了那一寸寸柔软的肉,真广的呼吸变得更加不稳,他报复般的在吉野手指上咬了咬,却终究没舍得使劲。

 

吉野将真广的下摆分得更开时,发现真广竟然更加恶趣味的穿了黑色女款的丁字裤,薄薄的透气蕾丝完全没有遮掩的功能,吉野苦笑了一下,这家伙算不算玩脱了?尽管整个会社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自己娶了一个男性为妻,但既然真广一回来就跑去买了女式和服穿上,当然也可以穿丁字裤……或许只是这家伙恶趣味的角色扮演,不过既然做到了这么专业的地步,吉野并不讨厌这种情趣。

 

俯下身,拨开那无法蔽体的内裤,温热的口腔包覆住了真广的分身,除去那根还在被真广舔弄的手指,另一只手却是摩擦着他的囊袋,他甚少帮真广口交,这一般是真广的特权,但是今天看在服务大放送的份上,吉野决定好好让真广射出来一次再说。

 

吉野回忆真广平时帮自己做的时候,首先是先舔弄顶端的周围,随后是用粗糙的舌面摩擦着下面的男根,吞下去之后用喉头夹着敏感的顶端,适时地咬一口……这样的一套流程做得相当艰辛,那腥膻的气味充满了他的口腔和鼻腔,他想起每次真广帮自己做的时候,总是双眼迷蒙的样子,大概也是忍耐得很辛苦吧。

 

这么想着,吉野喉头一缩,吮吸着真广顶端的小孔,真广本已情动,又很少会被用到前面,没多挣扎就缴械投降了,吉野并没避开,那白色的浊液竟全数射在他的口中。

 

【呜——】

 

吉野的头部离开了真广的胯间,精液的味道并不好,但是吉野却面无表情的吞了下去,刚经历一次高潮的真广的脸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眼睁睁的看着吉野把手指从口中抽出,仿佛吸毒一般恍惚的将那根被真广濡湿的手指放入自己的口中,满满的真广的气味让吉野感觉到了安心,他倾身向前伏在了真广的身上,用鼻尖轻触着真广的鼻尖,让自己占有着真广的视界。

 

秒针在单调的白色挂钟上滴答、滴答的移动着。在这样的声音中,两人都没有移动,只能在那样的近距离之中感受对方的呼吸,将对方温热的吐息吸进自己的肺之中,良久。

 

最后还是真广割断了绳子。

 

被粗鲁的拉扯下来的吉野又一次碰触到了真广的嘴唇,此时两人已经无法满足于温柔的相拥和舔吻,舌尖上精液的苦涩和情欲的甘甜都简单可辨,吉野拉扯之中将真广的腰带解开,他知道等会儿出门重新穿着和服会非常麻烦,但是现在也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真广的手指则伸向了吉野的胯下,露骨的抚摩着那早有反应的性器。

 

华贵的和服在办公桌上散开,露出了包裹在里面真广赤裸的身体。吉野本来就是属于文雅白皙的外表类型,但是真广的皮肤却比他更白,实在是看不出是比他活跃几倍的人的肤色。常言道金发多出狐狸精,那接近于苍白的肌肤上散开的金色短发,和那对于男性而言过于精致的美貌,倒是正好印证了这句话所言非虚。

 

【嗯.......】被侵入的时候,真广的眉头微皱,他的腰被搂得很紧,吉野的性器在他半个月都没被使用过的密径中缓缓碾过令他舒服的地方,让他不由得轻哼出声,他上半身向后弓了起来,让两人的胸口贴在一起。

 

赤裸的肌肤所感觉到的却是透过了衬衫的热力,保持着矜持的态度接受吉野的深入让真广苦不堪言,泄过一次的身子有种飘飘然的空虚感,口腔却被吉野的舌粗暴地占据着,下半身则是相反的温吞,未经扩张的后穴在这种耐心的侵蚀中缓缓向身上人张开,真广搂着吉野的背,将腰微微抬起,让吉野能插进更深的位置,然后他调整了一下呼吸,将自己的双腿绞在了吉野的腰上。

 

紧绞住吉野的不仅仅是真广灵活强壮的四肢,还有早已欲求不满的紧致甬道,那火热的内壁仿佛一瞬间便活跃了起来,牢牢的扼住了入侵者,吉野身子猛地巨震,差点就这样泄了出来,真广眼睛里带着诡计得逞的笑意,却又因为被侵入的疼痛而泛起了水雾,扮演着【人妻】这个角色的真广不可以像平日一样用上位逼迫吉野满足自己,而用了只有他能完成的这个方法来牵制吉野,要付出的代价相当大,他已经感觉到,这个平日看上去温柔谨慎的人开始露出自己狂暴的獠牙了。

 

白皙的臀部被吉野揉得变了形,肉壁推挤着性器向里吸入,那些破碎的呻吟声被扼杀在了两人交融的口腔中,起先还因为温柔而慢慢推进的吉野搅动起了真广的内侧,被性器粗鲁的推开的肉壁变本加厉的缠了上来,吉野的双手本只是扶住真广不让他掉下来,现在却近乎撕扯的分开他的臀瓣,性器几乎是齐根的插了进去,没有润滑,没有扩张,苦涩而热烈的,两人紧紧的结合在了一起。

 

很温暖。

 

无论是彼此的鼻息、隔着衬衫和温度还是结合在一起的热量,都是两人深深珍惜着的东西,越过无数的日日夜夜,越过至亲之死和世界灭亡,之所以还能有家,正是因为他们还有彼此的存在。

 

掠夺般的唇舌交融几乎夺去了真广的呼吸,而每次睁开眼望向吉野的时候却又不愿放开,被彻彻底底的侵入和缺氧让他的胸口微微发疼,吉野此刻整个人压制在他身上,就像抓住了猎物的猛兽,这个人一直都是这样,既谨慎又执着,他想要的东西总是藏在黑暗的最深处,让人捉摸不透。

 

如今,他想要的东西真广却用身体了解了。

 

他马上迎来的,是如狂风骤雨一般的冲击,被折磨得柔软通红的部位异常尽责的缠着吉野,更是被蹂躏的一塌糊涂,此刻倒不是真广使性的侍奉,而是身体本身的不知满足和好胜心在坚持着。

 

本来只是缠在腰上的双腿此刻更是夹起了吉野猛烈耸动的臀部,这并不是一个好主意,所有的呻吟被扼杀在喉咙中的现在,身体明明已经敏感到了稍微被刺激一下就会颤栗的地步,却连发泄出来的余地都没有,被插得太深让他难受到了极点,但是那熟悉的形状和热度却让他更加渴望被填满,本来泄过一次的性器在冲击下又抬起了头,他憋得满脸通红,心跳得更加疼了,舌尖抵着他的舌根,让他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而无力的捶打和抓挠亦是无法阻挠吉野半分,只能更加激发起吉野的征服欲。

 

被丁字裤勒住的囊袋在两人之间颤抖着,真广大概没有发现自己已经在随着吉野的动作顺从地自己扭动起来,他的性器在吉野小腹上磨蹭的时候已经忍不住分泌出了透明的液体,过多的快感让他的感到了淡淡的恐惧,他不知道饥渴了这么久的吉野到底会做到什么地步,逐渐失去主导权的现在完全只能承受,却没有选择的能力。

 

而本来只是绞缠着吉野的内壁在越来越残暴的攻击下变成了痉挛,却是夹得更紧了,吉野比任何人都深入的了解这个身体,他知道仅仅这样还是不够的,真广不会因为这种程度的就屈服于情欲。

 

那密径越发高热的温度不仅让真广变得神志飘忽,也让吉野的征伐变得更加艰辛了起来——真广无意识的痉挛让吉野被夹得发疼,和真广一样,他也很久没有得到满足了,这让他很难控制自己的力道和发射的时机,好几次都差点被真广颤抖般的收缩弄泄出来,他只得咬紧牙关抓紧机会进攻着那越发妖媚的内部,终于无暇去禁锢那人的嘴巴了,当他把上面撤出的时候,他听见了真广连咳带喘的呻吟声,为了掩住咳嗽声真广的右手离开了吉野的背部,只用左手明显无法撑住自己上半身的重量,他的半个身子侧着倒了下来。

 

这显然不是个好时机,本来被窒息住忍耐着的嘴巴意外的得到了释放,让难以宣泄的过度快感找到了突破口。

 

【啊——】真广想要保持自己的角色,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矜持些,但是他已经做不到了,被深深侵犯着的身体容不下他更多的扮演,生生让吉野听到了那销魂蚀骨般的娇声,撕裂了一个口子之后,那些被压住的淫乱喘息便再也无法止住,真广用拳头压着自己的嘴,到底还是忍不住发出了那些令人脚软的声音。

 

所谓的天生媚骨大概就是如此。

 

听见真广声音后的吉野已经无法保持自己的理智,性器在腹内的摩擦更加变本加厉,含住它的嫩肉已经柔软不堪,无力的吮吸侍奉着,吉野索性把真广整个人抱了起来让他攀挂在自己身上,体重让两人结合到平日难以想象的深度,腔内的敏感处也被更加集中的蹂躏着。

 

起先仅是绵软的娇声,真广慢慢控制不住音量的大小,吉野喜欢他呻吟给自己听,却完全不希望外面的人能听到,他扯过和服配套的那个暖红色披肩,让真广咬住,靠着这个遮掩着吟哦的真广压住了声音却压不住自己眼中的水汽,吉野牢牢的托起他的身子,他更加无处可躲,所有的冲击和快感都直接反射在他敏感的中枢神经上,小别重逢的第一次就已经如此抵死缠绵让他几乎承受不住,更无法想象接下来两日会被做到什么地步才能了。

 

【不行……这样的话……会死掉……啊……】

 

到了理智的末端,再无一声能成句,两人彻底沉溺于交缠追逐之中。

 

窗外,茜色嫣红,无人能注意到他们背德的快意之事。

============================== 

 

等到一切都结束的时候,窗外已经闪着霓虹灯的光彩,真广懒懒的披着吉野的黑色条纹西装外套,和服被弄得皱巴巴的,大概一时半会儿也难以再穿上了。

 

吉野已经坐在案边重新整理起了今天需要处理完的公文,一页页,一字字的看完批注,真广与他背靠背,安静翻阅着书。

 

Without you,I'd be a soul without a purpose.

没有你 我将只是一个没有目标的灵魂

Without you,I'd be an emotion without a heart.I'm a face without expression,A heart with no beat.

没有你 我将是一种没有心的情感 一张没有表情的脸 一颗不会跳的心

Without you by my side,I'm just a flame without the heat

没有你在我的身边 我只是没有热度的火焰

If you were a teardrop in my eye,

如果你是我眼里的一颗泪

For fear of losing you,I would never cry.

我将永不哭泣 因为我害怕失去你

So, if I were to fall in love,It would have to be with you

因此 如果我将坠入爱河 那 一定是和你

Forgive me for needing you in my life;

原谅我吧 我的人生要有你
Forgive me for enjoying the beauty of your body and soul;

原谅我吧 我是如此享受你灵魂与躯体之美
Forgive me for wanting to be with you when I grow old

原谅我吧 我想与你相伴 直到老去

 

-Fin-


评论(2)
热度(81)

© 石膏浴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