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因】罪人伯爵的堕落(ABO设定)【1】

重要的设定说三遍,本文很污!本文很污!本文很污!

地球方全胜设定,薇瑟被打成了战后德国的程度。


伊总略黑设定。


==============

【上次我跟你说的事情,你考虑得如何了?界冢中将。】

 

坐在皮质的躺椅上的老人,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芒,他在蔚蓝星委员会掌管生杀大权已过半个世纪,能在他犀利目光中保持镇静的人不过手指头数的过来的几个人,而坐在他对面,那个独眼的少年,却甚至没有动摇一丝一毫 

少年的不卑不亢并没有触怒这位老人,界冢伊奈帆的地位或许在委员会中并不能和久居高位的这些老妖怪相比,但在外界看来,这位仅仅是中将的少年战绩远比这群老不死要鼓舞人心得多……甚至于三年时间就从新兵到将官这样的提拔,都让外界惋惜和愤怒组织的僵化。

 

独力击破坚不可摧的薇瑟帝国侵略军的前线自不必说,这场席卷了两国的大战,若不是这位少年正确的判断以及开发出来的击破步骤被广泛使用,地球的国力甚至不可能进行任何抵抗,自不必说如今的大获全胜,甚至占领了大部分敌人的元属地这样的壮举。

这样的人才,若是为己所用,在老人势力的助推下,他一定能成为一代霸主吧,而老人自是可以从他的功绩中,取得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如果他愿意的话。 

但是眼前的少年却对权利似乎没有这么强烈的欲望,这让老人非常的失望。

 

【很抱歉,我认为自己的能力并没有达到成为一国元首的程度,而且我的参战,亦不过是为了保护应该保护的人而已,如今世人对我的评价过高,我是知道的,所以元帅的厚意我虽然感激,却不敢领受。】 

少年平素寡言,此刻的语言却圆润得毫无破绽,这让老人更是不舍放手,所幸,老人今日已是有备而来。 

【你的能力无需赘言,老身也可以理解界冢中将淡泊名利。人在世间,能保护得了所重视的人已实属了不起,界冢中将却保护了整个国家的人民,若无回馈,老身也是觉得这样的国家过于亏待英雄了。】

 

常理中的威逼利诱对界冢中将未必有用,但是……

【换个话题吧,界冢中将。】老人语调微顿,笑着抿了一口茶水。【薇瑟帝国作为战败国,将会被委员会评估进行政治军事和经济上的制裁,但是这并不足以平息他们入侵所造成的,我国的民怨。】

 

【必须开放aldnoah能源给我国使用,缴纳赔偿金,废除军队,禁运军用金属和开放教育权,我认为这样的制裁已经足够公正了。薇瑟如今的国力而言,这样的惩罚恐怕已经捉肩尽肘……如果还不满意的话……】 

这个少年脸色突然微变,老人便知,他的目的已经达成。


【这个不满,自然是战犯的处置。】

================================= 

 

战争是有代价的。

有的代价是金钱,有的代价是自然环境的崩毁,但是,最终的代价,是在战争中死去的无数的【人】。

薇瑟败了,败者总是要为战争造成的损失买单。

 

主战派的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伯爵受到了令人难以理解的优待而免于死罪,暂时被幽禁在位于月球的特殊设施里。

这里是界冢中将管辖的范围,在设施内他并没有受到肉体上的虐待,但是他却要眼睁睁的看到自己曾经的下属一个个被送往可见的悲惨未来之中。

运气好的下属,或许只需要成为无薪的苦工,而有些运气不好的,则会被扔进敌军军营的服务设施之中,待遇自不赘言。

 

他试图自杀,但是他所侍奉的两位公主尚还健在,如果因为自己的死,由自己主导的祸事蔓延到那两位殿下的身上,他更是百死莫赎。 

他绝望的每一日都被白色的围墙所包围着,他的生活对于一名囚犯而言显得奢靡而残忍,他可以看着每天的新闻,享用着特供的,营养得当的饮食,一旦出现试图绝食或者其他的自杀倾向,自己的宿敌,那个开着橙色机体的恶魔就会来到他的房间,带着一群私人医生,给他注射营养液,镇定剂甚至于强行喂食,并且带着对于他来说相当于延长刑期的,公主们【暂时还很好】的消息,而好坏的关键,却在于斯雷因在设施内的一举一动。

这样的境况,终于在这白色的一日,迎来了终结。

 

【埃德尔丽泽的判决下来了,她会被送到位于罗德岛的女性设施里服刑。】

 

界冢伊奈帆站在自己的面前,他没有穿一贯的军服,而是穿了一套西装,过于沉稳的套装在他身上没有太多违和感,或许是因为已经见过太多鲜血,他的气势已经和一开始有所不同了。

 

但是,这个消息却让人如坠冰窟。

【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斯雷因·特洛耶特。】

 

埃德尔丽泽并未实际参与战争,她是作为王女们的心腹而定的罪。

 

在战败国这个立场上,尽管目前而言皇室并没有直接被定罪认罚,但是地球的民众却认为,罪魁祸首应该被推到真正的处刑架上。

这也意味着,如果皇室不作出更大让步的话,矛盾的漩涡迟早会殃及那对姐妹。


【为什么……要让我知道……】斯雷因捂住自己的脸,跪在了地上,他已经心如死灰,再也无任何希望,而他却连为这一切负责的权力,现在都没有了。

【为什么……不让我去死呢?界冢伊奈帆,为什么要送无辜的人入狱,为什么你要保住我的性命,你就这么恨我吗?】

 

悔恨的泪水在这幢雪白的房子中,一直被憋在心里,唯有在这个人面前,斯雷因无法压抑,他失败的原因无他,仅仅是因为这个男人,因为这个男人的强大,因为自己不如他强大,一切都完蛋了,一切想保护的东西都再也没有办法保护了。

他何尝不知道,以伊奈帆纯净的心思,他又如何会开罪那些无辜者,但是斯雷因太需要一个人来迁怒,让他暂时决定不再去想这些事情。

 

【我知道你想死,但是你不能死。】伊奈帆叹了一声,右手轻轻抬起斯雷因白皙的脸庞。

 

他喜欢这个人,见到他的第一眼已经如此。

那双眼睛从来没有爱过自己,也永远都没有爱上自己的可能性。而伊奈帆甚至连他的憎恨也一起珍藏着,像是最美丽的宝石一样保护着。

 

【你确实是憎恨的中心,但是即使你去死,也不会让人们的怒火熄灭。】

 

伊奈帆咬了咬牙,平静了一下自己内心灼烧般的疼痛。

【你……是个Omega吧。】

斯雷因的眼中的憎恨突然砰一声消散开,他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伊奈帆。 

【薇瑟的皇室需要牺牲品,他们要献上身份最尊贵的Omega,给蔚蓝星同盟的统治者生育后代。而大婚结束之后,同盟会释放5000名战俘作为回报。】

【而我,将会在三周后,就任地球的元首一职。】

============================= 

看着契约书上,关于特洛耶特伯爵的款项,老人不由哑然。

【由于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伯爵引发战争,造成的人口减少,需要由薇瑟帝国负起责任,他本人亦不能免罪,由于他的资质存在特殊性,普通alpha与其的婚配并不能让他为人口增长提供任何助益。通过普查军中未婚alpha资质,界冢伊奈帆中将在身份和资质上,既可以保证他的受孕,又可提供监视,避免此人重新作乱。故委员会一致决定,将斯雷因·扎兹巴鲁姆·特洛耶特的所有权归界冢伊奈帆中将所有。】

【哼,小滑头……不过他竟然是为了这种人愿意走到那个位置上去,有了这个把柄,老身不怕制不住他。】

老人桀桀桀的笑了起来,随手把那张纸扔到了一边。

============================= 

TBC

评论(15)
热度(227)

© 石膏浴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