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因】Strangers(2)

在位于村庄边缘的工房里,又回收了一批状况优良的装甲和电路线,这批货是在雪原的深坑中发现的,被撼地的扬路城灰烬掩埋的厂房里,几乎是后勤级别的优质部件。

 

这样的部件,无疑是一台崭新的铁甲兵士的雏形,对于已经修复了两年残次品的伊奈帆而言,他确实缺乏工具,然而这并不是问题。

 

问题是,即使他造出了全新的铁甲兵士,他的剑又要指向谁呢?

 

诚然,他用双手修复的物件,已经足以让他在这个贫瘠的年代不用为食物发愁,那些物件是如此的粗陋,或许只是一条卡宾枪,或者只是一个可以安装在汽车上的装甲板材,他源源不断的将这些东西还原成可以使用的形态,贩售给那些还有反抗之心的组织和人们,但是这样又有何意义呢?和火星骑士们战斗过的伊奈帆最清楚那压倒性的实力差,即使是在地球联盟仍在的时候,面对那些可怖的机械,他依然需要用上所有的智慧和计算,而如今这样的小打小闹,或许能造成一些骚乱,终究也只是碾死蚂蚁的麻烦罢了。

 

甚至,不足以令那个人一瞥。

 

但是,伊奈帆却决定做下去。

 

有了原型部件,或许可以还原出当年练习机程度的性能,甚至于,改装也并不困难了。

 

回想着在空中飞舞着的那只白色海猫,伊奈帆甚至于能幻想着那台美丽机体中,如今已登顶的人的一颦一笑。

 

来做做看吧,斯雷因,让我来尝试一下阻止你吧。

 

看看我还能到什么样的地步,看看我还能完成到什么样的程度,看看我们的缘分到底还能走到什么样的末路。

 

=============================================== 

如果走到很高的地方,是否就能看到更多的东西?

 

斯雷因的手轻轻搭在露台的栏杆上,这里已经很高了,距离那个被战争撕碎的地方很远,距离月球很远。他可以看到露台上鲜活的植物和生命在成长着,开满了美丽的玫瑰,红色也好白色也罢,这些在火星需要极高技术才能成活的生物,在这个星球上却只需要适量的水和阳光就能如此艳丽。

 

但是没有蓝色的玫瑰,这种玫瑰无论如何照料,都是无法长出来的,是人工的造物。

 

在月球,斯雷因说出想要蓝玫瑰的时候,伊奈帆曾经不自觉的笑了出来,那时候他一只手搭着露台,状态相当的狼狈,诚然,独自通过守备森严的外墙潜入伯爵的卧室,已经是了不得的壮举,但是斯雷因却没有让卫士们射击。

 

【你想进我的房间,想必是带了什么见面礼吧,界冢伊奈帆少尉。】他笑着,将手搭上了支撑伊奈帆重量的那只手。

 

只要把他的手指扳开,地球军的王牌就会陨落。

 

【即使我把月亮摘给你,月球也已经是你的了,斯雷因特洛耶特。】

 

最后,他早已不记得界冢伊奈帆用了什么样的手段,还是入侵了他的寝室。

 

刚开始只是眼神,后来是呼吸,最后连着心跳也全都攥在了一起。

 

难以理解,但是直到斯雷因被高潮淹没为止,他都没有任何的违和感,似乎他们本该如此,只是一直都没有这样做而已,而这一切又如此的不合理,仿佛只有幻梦中才会出现。

 

那段似乎有些不真实的日子里,伊奈帆每天都会到他的房间里,因为被突破过一次,每次斯雷因伯爵的亲卫队都会加强防御,然而,尽管难免会有些狼狈,伊奈帆却不愿意错过任何一次与他独处的机会。

 

斯雷因一直都无法想通,这个地球的男性为何会为了一夕的幻梦,宁可将自己置于这样的境地,他只知道最后一次从窗户迎接这个男人的时候,伊奈帆还是将带着露水的蓝色玫瑰递到了他的手上。

 

这当然不是自然的产物,而他究竟如何找到又带到自己面前则一直是一个谜。

 

但这也是他们最后一次用这样的方式相见了。

 

第二天,艾瑟依拉姆公主被暗杀,地火的调停者消失,失去牵绊的斯雷因伯爵下令地球总攻开始,战火撕碎了伊奈帆的机体,也撕碎了他内心最后的一丝情愫。他不敢去想伊奈帆是否还活着,大家都认为他已经死了,丢卡利翁也不存在了,地球的战线已经彻底完蛋了,他怎么可能还活着?他没有任何的活路了。

 

但是隐隐的,或许是因为交合后留下的刻印,又或许只是错觉,他还是能感受得到,那个男人并没有这样死去。

 

他会在哪里呢?在龟裂的冻原?在长着杂草的沙漠?还是隐藏在市集和那些肮脏而悲伤的人们一起生活?

 

还是说,他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默默的用着他棕红色的双眼,冷静而炽烈的看着这一切?

 

【不,这并没有什么意义,公主大人。】他默默的说着,【我会给这个星球带来和平,就像您所愿,就算是界冢伊奈帆也没有办法阻止我。】

 

【但是,】他看向窗外。【如果你活着的话,就来阻止我吧,如果你办得到的话。】

 

数十公里外,回收工房中,伊奈帆抬起疲惫的头颅,看向悠远的的夜空。

 

【或许不久之后……就会见到你了。】他笑了,笑得像个17岁的少年一样。

 

然后在装甲上拧上了另一颗精细的螺丝。

============================ 

 

铁板组装在了新的机械上,这个拼凑起来的铁甲兵看上去有些滑稽,但是完全不影响正常使用。

 

伊奈帆在调试里面的操作系统时,将护身符的项链挂在了驾驶舱里,他从斯雷因手里夺走它的时候,从来没想过它会陪伴自己这么久,甚至连高温和爆炸都没让它和自己分离。

 

电脑本身意外的完好,甚至还有大量地球联盟原装的秘密信息在里面,怎么看都不是一个普通士兵能拥有的操作界面,伊奈帆小心的入侵了保护代码,他对将官的系统算不上熟悉,但地球军的加密方式本来就大同小异,改写管理员程序后,里面的丰富信息就呈现在他面前。

 

【呵……】想到自己入手这台机甲专用电脑的途径,伊奈帆不由得冷笑,这自然不是巧合,而是有意为之的结果。

 

地球上的人类,可是没这么容易屈服的啊。

 

今天没有暴雪,这是一个难得的好日子,电脑是一个陌生的老人送来的,他的眼神里充满了反抗与不屈,就像风雪间隙时刺眼的阳光。

 

【这个,就拜托给你了,少尉。】

 

他不想去想送给他这份大礼的老人到底在想什么,这些他根本不在乎。

 

只是,看着跳动的黄色文字,看着熟悉的操作界面,看着远在城堡里那个人的信息,这并不是什么坏事啊,只要能达到自己的目的,那个人的意愿是操纵也好利用也罢,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他并不想夺取这个世界,但是如果这对他来说是命运的话,他愿意为此付出一切代价。

 

毕竟,桃源乡已经不存在了,那就用刀刃来开辟一个吧。

 

============================= 

 

后记:写完才发现这章有点意识流,简单来说伊奈帆在和谈的时候和斯雷因有过肉体关系,因为公主的死关系破裂而且地球战线毁灭,但是捡破烂的伊总还是想着某一日能再次被斯雷因注视,灵感来自青木所说的隐居结局,我确实是觉得他俩可能对彼此的执念会比实际的战况和周围人的存在更强烈,大概是抱着这种心情才开的这篇。

 

评论(2)
热度(34)

© 石膏浴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