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真】末途(精神污染30题)

CP为#吉真#,但是有吉野和公主结婚的情节请注意。

============================== 

【叮——】

【咚——】

那条冗长的队伍似乎无论如何都看不见尽头似的,在凉雾中穿行。

铃声。

【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弥利都婆毗……阿弥利哆……悉耽婆毗……阿弥唎哆……毗迦兰帝……阿弥唎哆……毗迦兰多……伽弥腻……伽伽那……枳多迦利……莎婆诃……】

和尚们念着往生的咒文,缓缓的前行着,后面则是漆黑的葬列。

【啊。】真广回过头,那个队列之中,是悲怆的棕红发,穆肃的红发和拘谨的黑发。

【叮咚——叮咚——】

响个不停的铃铛,在这样诡谲的队列中甚至有些过于欢快的违和感。

棺木上堆满了黄白的鲜花和红白色的布条,被晨雾浸湿的符咒蔫搭搭的黏在黑沉沉的檀木上,穿着黑色和服的年轻妇人脸上盈满了泪,她没有擦拭,只是任由冰冷的泪水顺着她尚且美艳的脸庞流下。

而她的美丽,曾经在数个月前,是呈现在完全相反的白无垢之中,她的笑容足以让真广相信,那个让她如此幸福的男人一定也如她一般幸福。

【呵——】她的脸转向真广,缓慢的露出了一个悲哀的微笑。

那个微笑里什么都没有,这个女人大概也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不知为何,真广突然流下了眼泪。

啊啊,究竟是为何,会如此悲伤。

葬列缓缓的行进,真广看到黑衣的人们一个个都用复杂的眼神向他望来。

悲伤、凝重、责备、恨意、同情……

他只能默默的看着漆黑的葬列慢慢的向前走去。

而他的泪水,止不住的流着,直到他双腿发软,几乎像被抽空一般。

啊,原来如此。

直到那个时候,真广才终于想起。

泷川吉野,已经魂归天际了。

==================================== 

【你和叶风最近发展得怎么样?】

吉野整理书架的时候,又一次被真广问到了这样的问题。

【没什么特别的。】

似乎有点无奈,吉野看了一眼在身边自顾自开始展开话题的真广,从现代女人心到最近他新交到的女朋友,最后话题又转回了吉野和叶风的关系问题,

【虽然你一直在逃避那个问题……但是结论上,你并不讨厌和叶风交往吧?】

【不讨厌和要交往是两回事。】吉野轻轻的放下自己手中的《蝴蝶夫人》,默默的叹息了一声。

【并不是喜欢就可以解决一切。】

那时候的真广并不知道吉野到底想传达的意思。

正如三年后他无法明白,为何他接下吉野和叶风婚礼的请柬时,吉野那张清秀温柔的面孔突然失去了所有的表情。

而那数月之后,吉野终于告诉了他那个正确答案。

在他命悬一线的时候,吉野紧紧的抱着他,背后都是为他承下的弹孔。

然后在真广的耳边,轻轻说出了那句【我爱你】。

 

说完那句话的时候,吉野如同终于解脱了一般,生命流失殆尽。

几分钟后,锁部的大批人员赶到,在废墟的深处,看到的是千疮百孔的吉野,和浑身鲜血的真广。

吉野已然成了尸体,在真广的拖行中,一路上都是他的血痕。

真广身受重伤,不知道拖着那具尸首逃了多远,终究是因为力尽而再也无法行走,只是到最后,他仍没有放开吉野。

模模糊糊间,脑中慢慢的回放着的,是那个下午,告诉自己即使喜欢也无法解决一切的那个人的苦笑。

那个人最后却告诉自己【我爱你】。

最后,明明是如此痛苦的死亡,那个人死前表情,却比真广印象中一切吉野微笑时的表情都要幸福。

隐约中,他看见闯进废墟之中,抱着自己丈夫尸首哭泣的叶风,一脸愕然的左门和黑压压的其他锁部众。

啊啊,明明有这么多人重视着吉野。 

明明被这么多人爱着。

意识逐渐模糊,吉野的面容在脑中却越发清晰了起来。

随后,真广不再挣扎,堕入了那个漆黑的幻梦之中。

=========================== 

列车在湖边通过了一个急弯,真广靠在肩上的头在那一瞬间险些滑落,好在被眼疾手快的吉野接在了怀中。

【恩?】灯光有些刺眼,真广从吉野的臂弯中醒了过来。

那双绿瞳之中,映出的是自己的脸。

【你醒了?】这么说着,吉野并没有放开手,反而是侧了侧身子,让真广能更舒服的窝在自己怀里。

【恩,好像做了个很长的梦。】真广像猫一样,轻轻的蹭了蹭吉野的脖子,雪白的和服行动不便,他也只能任由吉野这样抱着。

【关于什么的梦?】吉野看着他的眼睛,微妙的和梦境中的那个人重合了。

【意义不明的梦而已。】真广偏开头看向窗外,【我也不想再梦第二次了。】

【那就让我猜猜看吧……】

窗外是深沉的夜,天空中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列车在无风的湖面上行进着。

【那个世界中的我,最后也幸福的死去了,是么?】

【还真是……不负责任的说法啊。】真广的左手抓住吉野黑色的和服前襟,【什么都不说,然后擅自的又为我而死,最后居然还得到了幸福,你真是个卑鄙的人啊。】

【那是因为,最后我还是输了。】吉野轻轻的握住了那只抓住前襟的手。【我以为我至少可以让你幸福的活着,却发现我最终还是没办法在失去你的世界中活下去。】

十指相扣的两只手上,戴着同样的戒指。

穿着白无垢的人不再是叶风,而是真广自身。

黑色的新郎服和吉野异常相称,真广突然觉得这样的吉野非常好看。

他在无数的梦中曾经看到过吉野身披新郎和服的样子,但是却从来没有觉得那样的吉野和那一身衣服如此合适过。

原来他一直在等着这个时刻。

真广无力的,头又一次靠在了吉野的肩膀上。

【我困了。】

【那就睡吧。】吉野将他轻轻向怀里拢了拢,又一次让他舒服的窝了进来。

【列车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到终点,做个好梦。】

------------------------------------- 

解释:真广的梦和吉野的列车都是真的。

列车永远不会到终点站,在途中真广不断地沉眠做梦。

每一个梦都是曾经真实存在的某个世界线中的真广和吉野。

在真广的故事完结的时候就会回到列车,短暂的清醒,并见到相爱而且完全得到幸福的自己和吉野,随后又会做下一个梦重新与吉野相遇,走向新的人生。

列车中的吉野可以看到所有的梦。

两个都是真实,两者也都是梦幻


评论
热度(16)
  1. -EthanMth石膏浴室 转载了此文字

© 石膏浴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