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真】真广之歌 1

本文纯属套用,一切解释权归老虚所有。

基本上是按沙耶之歌的进度来的,只是因为人物性格有改变所以进行了改编

要是结局细节之类和原作不一样纯属私心+文力太垃圾,总之只是开了脑洞关不上了,文笔恶心随便喷。

CP为#吉真#, 内含血腥、暴力、强奸、色情、

食人、杀人、同性生子等内容,对此类内容敏感的请关掉

==========================

【&¥#@%#%%%吉##¥%%¥#%%——】

【溜冰¥#%%¥#%%¥……%¥#】

【%¥#¥#@¥¥知¥#%……¥%】

【吉野%¥#……%……%¥%?%¥%…………??】

粘稠的,仿佛冒着气泡一般的尖啸声,吉野只能勉强自己去仔细听其中的每一个音节以确定他们所说的内容。

【山里的溜冰场啊,虽然感觉不错但是我最近实在是有点累……】

话音还没落,左边的两个■■就用更加急促的尖啸声打断了吉野的推辞。

【所以#¥#¥%#%……%休¥#%……】

【¥#¥#%¥#¥%物#%¥%%……!!】

简直,就像地狱之境一般的,这个曾经名为咖啡馆的地方。

不,不如说对于如今的吉野而言,整个世界都已经是“地狱”了。

三个月前的车祸中,吉野的父母丧生,而他本人则受了濒死的重伤而接受了最尖端的脑科手术。

不过对于他而言,手术的结果还不如让他一起死了痛快。

暗红的天空,耸动着肉块和脓血的墙壁和街道,张着血盆大口状脓液四溅的异形人类,令人恐惧的对话声音。

这一切几乎让吉野发狂……不,事实上他曾经已经发狂到几欲自尽的地步了。

但如今要保持着自己尚还正常的表象,吉野也只能用原本的态度去面对这个曾经熟悉的世界。

例如……眼前这四个滴着脓液的肉块,曾经是他最好的朋友们。

【呐呐吉野,整天闷在家里可是会更累的哦~】按照形状和语气,这个肉块应该是山本,印象中她是虽然是个美人,男朋友却都难交往超过1星期的豪爽女性。

【适度的出门才是休养的正道。】在一边附和的肉块应该是左门,自己从高中开始就是同学的好友。

【我也想和吉野一起出去玩啊!】这个应该是叶风,一直明恋着自己攻势强烈的少女,在车祸前还向自己告白过,那时候自己本来说等一阵子再回应她的感情,但是事故之后却再也没了那心情。

【¥@#%%¥……%……%¥#%¥#¥#%¥%%#¥#%%#%%#%】

【¥#¥#%¥……%¥……¥…………¥¥%#¥@¥@#¥】

【¥¥%……¥……%……¥#¥@¥@¥#¥¥!!!】

【@#¥%#%¥#¥@#@¥¥%%¥%¥%%#%#%%#%#%】

【¥#@¥¥@¥@¥#@¥#@¥@¥¥%%%………………】

……

……

……

即使知道是好意,吉野现在也已经被这些噪声逼到极限了,脸上温柔的微笑也逐渐苦涩了起来。

一把拿起像黏液和脓血混合物般的咖啡一饮而尽,强忍着肠胃的恶心,吉野站起身来。

【吉野¥#@¥¥??】左门问。

【是时候去医院复诊了,早河医生预约的时间快到了,失陪了。】

【要不要我开车%¥#@¥@¥】山本主动请缨。

【不必了,告辞了。】不等叶风再接话,吉野飞也似的奔出了咖啡厅。

拐过角落的厕所里,吉野终于压抑不住的呕吐了起来。

肉、脓血、肉块、触手……异形的世界。

鲜美的牛排成了腐肉,甜蜜的汽水成了污水........

重要的东西,一切的欢愉都已经成为泡影,一切的美好都成了噩梦。

世界已经脱节了……脱节的不是自己,而是他们。

无论是左门、叶风还是山本,本来应该是最无可取代的朋友们,在失去外形之后自己不知道压抑了多少对他们的愧疚,但是当自己终于连愧疚都到极限之后,便只剩下了麻木的悲哀。

但是如果连这群人都察觉了不对劲的话,大概吉野会马上被送回医院,被插上各种管子进行各种实验,被当成疯子一样囚禁起来吧。

这是考验

【我没疯。】吉野默默的对着自己说。

======================

【泷川先生在那之后身体有什么不适么?】

【不,完全没有。】

患者虽然像是在认真回答问题,但是微笑着的眼睛却完全没有在看自己这点,即使是对心理学没什么研究的早河巧医师也能感觉得到。

【眩晕、呕吐、幻觉这类的症状呢?也没有么?】

【恩,没有呢。】

虽然礼貌妥帖,却好像说着跟自己毫无关系的话题,看似配合实际却是全力拒绝的交流态度,这样的会诊,简直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

【泷川先生,您也是医科院的学生,应该明白本院之前为你进行的手术是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神经手术吧?】

用微型机械取出硬膜下的血肿,这样的技术,只有在这个T大附属医院中才有的治疗手段——同时也是,当时唯一能挽救,本应已经毫无生还希望的泷川吉野的方法。

【当然,这样的治疗法也伴随着……毫无数据记录的危险性。】

【的确如此。】

泷川吉野的笑容更深了,这到底是苦笑还是冷笑,其中的含义早河无法解明,只能继续话题。

【本来说这种恐吓性的话题不是医生的本分……如果术后出现了重大脑功能障碍的话,请务必报告,生活上也一定要注意。】

每周一次的定期检查也是为了这样的目的,如果可能的话,早河也希望能尽量帮助患者。

【上周MRI的检查没有问题吧?】吉野今日第一次,主动反问。

MRI——磁力共振影像,这是脑外科医生能在不切开脑部的情况下观察脑状态的设施。

【如果记得没错的话,我的脑功能状态,用那个影像就可以分析判断了吧?有什么异常么?】

【不,没有。】一不小心,早河自己的气势便落了下风。

检查没有问题,没有异常,没有后遗症,一切正常。

成功率极低的手术,却奇迹一般的在泷川吉野身上大成功,但是,直觉上早河却始终觉得无法释怀。

泷川吉野一定在隐瞒着什么秘密。

不得不用那种礼貌谦和外表隐藏的秘密。

【那么,我现在自由自在的在外面生活,应该也没有问题吧?】

【没有问题,但是这种困难的手术后,密切观察也是我的职责所在,您请务必更加信任我们。】

【那是当然,连我的命都挽救回来的早河医师,我还有什么好保留的呢?】

重复着毫无意义的客套话,即使是早河也难免有些烦躁起来。

【啊,对了,早河医师,关于不破爱花教授的事情,您还知道些什么?】

=======================================

结束了充满了尔虞我诈的对话,吉野走在猪肝色的街道上,这条到家的必经之路本应是景色优美的城市街道,旁边的花盆上种满了郁金香,沥青路应该是平坦黑白而不是现在这种黏糊糊的颜色。

从早河医师的口中依然没能得到什么不破爱花除了怪人天才少女之外的有用信息,失踪原因不明,失踪地点不明,而且早河也完全不知道她有个叫真广的哥哥的事情。

一想到真广,吉野的脚步便不自觉的加快了。

好想赶快回家,回到那个有真广在的地方。

【唷,回来了吉野?】

听到那干净凛冽的声音,吉野瞬间觉得一整天的疲惫和烦躁都一扫而空。

金发的少年大大咧咧的坐在玄关欢迎房主回来,顺手扔了个袋子过来。

和外面的那些异形不同的,属于人类的姿态。

这个少年,现在就是泷川吉野的世界。

或许整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第二个的,吉野不会产生认知障害的人类。

虽然作为人类这个少年实在是过于美丽,但是……

洁白的肌肤,金黄色的瞳孔,纤细的脖颈,干净的手指,精致美丽的五官。

他用手拍着自己肩膀,触感一点也不冰冷,一点也不粘稠,这毫无疑问的,是人类的手。

抓住他的手,用力将真广扯进了怀里,吉野紧紧的、紧紧的搂着他,简直一世都不想放手。

啊啊,金色的发丝散发着淡淡的香气,肌肉虽然结实但是皮肤却非常柔软,他的一颦一笑,哪怕是一句挖苦自己的话,对吉野都是无上的救赎,他知道吉野深爱着他,并且同样的爱着吉野,为两个人如今的关系而同样的喜悦着。

如果没有遇见真广,吉野一定会这个污秽扭曲的世界中疯掉。现在即使说自己是完全的依赖着真广而活着也不为过。

【今天过得怎么样了,真广?】


评论(4)
热度(18)

© 石膏浴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