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冢伊奈帆生贺接龙之一

一般会社员,刚从火星公司被挖角到联邦集团的法国籍员工斯雷因特洛耶特,是一个职场潜规则的受害者。

 

他手上拿着公司这个月的财务报表,仔细核对的同时,精神上在极力排除着自己臀部上游移着的某个东西的触感,以及脖子上比周围高几摄氏度的温度,尽管如此,他正在被自己的上司用恶劣手段骚扰这件事,还是没办法从他大脑中被过滤掉。

 

恶劣的上司的耐性则非常的好,界冢伊奈帆总裁甚至连抚摸的动作都保持在非常一致的频率上,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他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处理着成堆的公司材料,却完全没影响他的性骚扰大业。

 

【橘子,给我住手,你这样我没法做工作。】坚持了十几分钟之后,斯雷因的精神终于败下阵来,始作俑者眨了眨眼,双瞳目光晴明,黑西装白衬衫一丝不苟,看上去完全不像一个难缠的现行犯。

 

【你的多线程工作效率是非常优异的,我认为你可以同时处理两件事,蝙蝠桑。】伊奈帆不动声色的把斯雷因的衬衫从皮带里抽出来,他的手现在可以触及的地方比起刚刚更多了。

 

【或者说,你已经在负载超出工作和我之外的其他事情了,所以才会没法好好工作。】

 

这个房间安静得异常,斯雷因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和心跳,不让自己被伊奈帆所扰乱。

 

他的确有自己的目的,但是这件事他要烂在心底。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实在是过于敏锐,他常常觉得自己在伊奈帆的眼中是不是赤身裸体的。

 

================= 

 

斯雷因的嘴唇凑了过来,和伊奈帆的重叠在一起,他们在巨大的单向玻璃面前唇舌交缠,然而却都没有闭上彼此的眼睛。

 

棕红的眼睛,碧蓝的双瞳,他们即使是是在失去理智的时候依然不愿停止观察,不可信任,不能深究,不应触碰。

 

【在专心一致的时候,我会让你尽兴的,橘子。】

 

无论是他俩之中的哪一个都能感觉到这种违和感,他们发展得太快了,认识不到几天上床如果并不是什么令人惊奇的展开的话,伊奈帆却难以用理性的角度去解释他对斯雷因无底洞一般的好奇和难以言喻的熟悉感。

 

他第一次吻上斯雷因的嘴唇时,他们俩如同已经做过上百次一样的情侣一般,对对方的反应了若指掌,现在也是一样,斯雷因熟练的解开他的皮带,白种人特有的苍白肌肤展露在他眼前时,他甚至觉得自己是否出现了幻觉。

 

【我们,是不是曾经在哪里做过?】

 

问题并没有宣之于口,斯雷因的口与唇摆出了缄默的暗号。

 

【......】伊奈帆抓住斯雷因的腰,硬性的把下巴扯向自己,加深的热吻没有什么温情成分,倒更像是野兽之间的互相试探,斯雷因报复性的抓了抓伊奈帆的裆部,很好,已经有反应了。

 

所谓的生物本能,便是睡眠,进食,以及与繁衍相关的交配。

 

精神不足就会渴求睡眠,空腹的时候就会想进食,从这样的角度来看,人与人之间的交媾,与吃饭和睡眠并无太多区别。

 

但是,若交媾的目的是为了繁衍的话,自己为何会对一个同性产生如此强烈的渴望呢?

 

一个词浮现在伊奈帆和斯雷因的大脑之中,一个他们大约一生都不会说出口的词语。

 

啊啊,这个人,一定在某个地方,和自己深深的结合在一起。

 

在极尽全力的交合之中,伊奈帆似乎看到,斯雷因脸上那奇妙又兴奋的笑容了。

 

而这一切,斯雷因都不曾察觉。


评论(4)
热度(26)

© 石膏浴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