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国paro】逆光棱霞 (第一章)

1.翠山春

============

上古时代,有天帝创世,平八荒四夷,五上神定四海。

 

天帝赐十二枝,枝落地生根,结三果,一为天纲,一为国家,一为御座。十二国自此而始。

 

——《张氏春秋》

 

 

====================================== 

 

清明将近,令人暖心的春风终于随着迟来的降雨抵达了北陆,此刻正是忻州播种耕种的时节,翠微山下的十里杏花开得旺盛。

 

濯鹤溪是罗镇的汲水之处,水质清冽,滋养着这个官府的三不管地带,罗镇民风淳朴却彪悍,静北国失王已经二十年,妖魔肆虐已不是什么新鲜事,而此处的村镇民众却极为齐心,在山里采石建造屋子,雇佣武师训练农户,所以此处受灾情况较其他村镇竟然还算轻微。 

 

王也刚从濯鹤溪挑了两担水回家烧,他一个人住在书斋,本用不着两挑水,奈何现在自己的床上躺着个天天闹着要洗澡的祖宗,他倒也认了命,架起了柴火堆,先用打火石点燃了干茅草,等火升腾起来,在上面压上柴木,烧水的铜桶有半人高,但王也一只手就把桶搬上了架子。

 

一天前他才在野外击杀了两只马腹和一只蛊雕,有了血液为引,这两天村里还算平静,露天烧火也无妨,他一边看着火,一边拿着本《金石药方》捣药草。

 

他想起了自己师父周圣的说辞,如果静北国依然持续无王,迟早会灭国,但是按理说麒麟已经接受升山了十来年了,近几年应该也会找到新王了吧。

 

王也本是武州首富的幺儿,12岁那年就离家修道去了,任由家里老爹怎么哭天嚎地也不回去,而他师父则是传说中的武山神君周圣,武山君的训练非常艰苦,许是他天赋惊人的缘故,精通五术六艺自不必说,一双太极手更是练到了可开金裂石的地步。

 

但是那个无良的师父也已经失踪两年,虽然把那些典籍都留在了山里,不影响王也的修行,但是得知此事的王万贯立刻想把自己的幺儿接回家,后来被他一通爱的教育之后,不得不放弃了让他继承家业或者做官的念头,留了一笔钱让他自立门户。

 

修道之人除了专注自身之外,还要助人,王也16岁就开始了专职除妖的工作,至今也已经有四五年的经验了。翠微山产铁石,王也便指导村民加固房屋,训练民兵,但是即使如此也能感受到这个国家的境况逐渐恶化,他刚入行时,路上大部分都是虫【注1】,偶尔有几个难对付的也不足为惧,而如今每当虫入侵乡里的时候,高等妖魔也接踵而至,与妖魔搏斗变得风险很高,但是村子却在衰败,地里的谷子常因为旱涝虫灾而歉收,即使是为了命,村民也很难再拨出更多粮食来供养专门的除妖师,虽然王也并不愁吃穿,却也知道这样的日子不可持续。

【最近的妖魔感觉光用太极云手已经没法轻松杀掉了,万一之后出现什么玄蛇之类的怕不是也得细软跑啊……】

 

门口一阵脆生生的风铃响,脚步声每一步都均等,青发青年在他身后停驻,一双桃花眼弯弯带笑,王也端起草药碗,心下不由得生出了几分柔软。

 

这个祖宗叫诸葛青,是王也在半年前的狩猎时捡回家的,那天王也一人缠斗了十几只妖魔,虽然是武山君式的常规修行,但是战术上未免有些找死的意思,关键时刻诸葛青从天而降,替他挡下了一记偷袭,王也很快就反应过来用乱金柝撕开了包围圈,可是诸葛青却因为晕血倒了下来,王也在击退了所有还想过来捡便宜的妖魔后,只得将他带回书斋,总归是不能将救命恩人扔在荒郊野外。

 

 

却没想到诸葛青这一住就不走了,倒不是说赖着他混吃混喝,而是王也舍不得。

 

诸葛青眼界宽阔,一开腔四书五经数术韬略随口就来,一动手内外家功夫也有颇造诣,张嘴时能一路唠嗑到天亮不带停,闭上嘴漂亮的容貌赏心悦目,有这么个可人儿在,清苦的生活也仿佛开出了花儿来,王也自从修道后就很少再接触和他差不多年岁的人,虽然不至于开口求诸葛青留下,但只要对方不提,他是完全不介意养对方吃一辈子软饭的。

 

王也摸摸锅子,水热得差不多了,从屋角搬来了大木桶,调试水温的当口,诸葛青慢悠悠的脱着衣服,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了天。

【老王,阿花说今儿又有庖丁大赛了。】


【跟我说这干啥?你特么不是晕血么还对这事儿有兴趣?】

【你咋不参加,明明你的刀比那个三冠王李二傻子快多了。】

【我干的是道士不是屠户,拿到庖丁称号又不能怎样。】

【不是说有赞助费么,你偏房屋顶都没钱修了,还不去赚点外快。】

【偏房屋顶还不是你那只大破鸟压坏的,我一穷道士哪儿来的钱天天给你修?】

【那只是朱雉不是破鸟,要不是他镇宅我们俩哪能半夜好好睡觉?】

【你这家伙明明连朱雉都搞得到却跟我说没钱,现在偏房你没法睡,还不是天天和我挤一床,我身上多点血味儿你又嫌弃,去参加庖丁大赛你可不得病好几天,不如帮我多接几个活儿。】


【你要是嫌弃我,我明天就到别家去,远离你这个负心汉。】

【你可拉倒吧,离了我看谁给你天天免费烧水洗澡去。】

 

和他这种讨论没有什么实在意义,但是确实让王也这段时间紧绷的精神舒缓了些,诸葛青似乎天生就有这种让人放松的天赋。脱罢长袍,他半个身子沉浸在水中,过白的肌肤看上去好像没见过太阳一样,王也并不在乎他出身在哪儿,不过还是能猜测到他本家估计养尊处优,否则生不出这样水嫩的男人来。

 

把皂角和积雪草敲打成泥,王也的手指穿过青的发丝,慢慢的用药泥按摩着他的头皮,积雪草清甜的香气随着揉搓的节奏弥散开来,青色的头发像丝缎一样柔软,光是触摸已经是一种享受,被温水浸润的肌肤浮出一抹红,勾起王也心中的一丝绮念。

 

和这个人同床共枕了半年,说没别的想法是假的。

 

温馨的气氛没持续太久,一道白光划过了他们的屋顶,王也一时间松懈下来的精神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这个光不是普通的光,而是这附近黄朱之民【注2】的信号,而这种银蓝色的光则更特殊,王也知道只有一个人能放得出来。

 

=========================== 

TBC

 

注1:虫,低级的妖魔,两三个普通人可以打死的程度,时常成群结队在人聚集的地方出现,虫的出现往往是大批妖魔来袭的征兆。

 

注2:黄朱之民,没有专门国籍的一群人,也叫浮民,手中的旌卷是黄色或者朱色,生活环境恶劣,习惯于和妖魔打交道,其中佼佼者被称为捡骨人或者朱氏。


评论(8)
热度(83)

© 石膏浴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