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向雷梗小能手,热爱生子,雌堕调教等题材,虚渊玄粉,借梗小王子,本人放弃一切在我lof里写出的梗的重写权利,最近爱好是看片描图,CP混沌邪恶,经常3P还是一攻多受,请大家不要人肉我,要脸⊙▽⊙

【十二国paro】逆光棱霞(序)

天空晴朗得几乎残酷,翼猿和祸蹄鸟盘旋在脑袋上,让人无法安下心来行路。

华阴山的山峰一共四座,被人认为是静北国的龙兴之地,其中易夏峰最高,一直耸入云霄,晚夏时节,这里往往被灵草和珍稀的兰花占据,可是现在别说灵草,甚至连活着的树都没几棵,树皮被剥得精光,显然是被此地的饥民掠夺一空。

山下的城市和山同名,历史有几千年已经不可考,本是因为河道和沃土兴起,可如今也已经荒芜,这种城市缺乏对抗妖魔的资源和设计,一旦遇到灾年,就十分脆弱,半年前一场洪水过后又是长达十个月的大旱,活着的人都逃难去了,撂荒了大片的原野,和玄色的石头城墙。

枯黄的风吹拂着龟裂的土地,古旧的城墙已经破败不堪,在玄青色的石板上,残肢断臂随处可见,被饥饿的秃鹫和虫蚁啃噬,逢魔时刻的夕阳照射在华阴城的牌匾上,本应该是最喧嚣时刻的城市却一片静寂。

华阴城已经死了,只剩下腐臭的风和这个巨型的乱葬岗。

即使是已经有心理准备,青麒还是心痛得摇摇欲坠,麒麟是仁慈之兽,见到如此惨烈的情景和剔骨削肉无异,几乎立刻就跪在了地上。

【巽字,风障壁。】
好在,身边人察觉了他的不适,一双宽厚的手将他抱起,将他和血腥的空气隔离开来,青把脸埋在他的肩膀上,良久。

王也抚摸着他脑后的青色头发,他已经见惯了如此的场景,却也感慨不已,前一日他才接到这边被妖魔大规模袭击的消息,虽是立刻乘着骑兽到了此处,依然未能赶上。


【宝儿姐,你没事吧?】

黑发的少年穿着一身土布的服饰,背后背着一把用粗麻包裹的剑,外面挂着一个破破烂烂的旌卷,张楚岚是个朱氏,早已习惯与妖魔打交道,但是他却很担心的看着身边身材高挑的少女。

【没得事,我习惯了。】少女拿起手中的铁剑,突然冲了出去。

身若游龙,行动无一丝犹疑。

伺机偷袭的鴸兽被她一剑劈成两半,她身上却没沾到一滴血。

【抱歉了,我的小白长虫也是昨天才把信息传过来。】张楚岚转过脸,青麒终于冷静了下来,推了推王也的胸口,王也拍拍他的肩,示意别急,再缓会儿。

【我们先去里木看看,或许还有什么人活着。】

======================================

四个人把整个华阴城翻了个底朝天,终于在里木底下找到了几个活口。

这个城残存的祠堂仅剩这一座了,里木因为被火烧过,现在也完全失去了生气,蹲在地上的人因为饥饿已经失去了站起来的力量,没有人在乎接下来该怎么办,爬到这里也不过是生理的本能而已,静北国虽大,却无一处是安全的,事实上在昨天之前,他们收成的最后一茬谷子,也被上头的官差以岁纳的名义收走了,当然,因为群魔夜袭,那个残暴的官差已经死在城头,但是离开了里木,没人能保证不被妖魔吃掉。

张楚岚叹息一声,掏出自己脖子上的一块玉石,轻轻的碰了碰里木。

里木的生机已经衰微了,仿佛垂死的老人,而源流宝玉的作用便是使里木回归赤木的状态,或许能延寿几时,但是如果几年后依然无王的话,这棵里木就会彻底坏死,华阴城也就再无兴起之日。

这个国家很快就将一无所有。

王也站在这个城最高的楼上,望着落日的余晖,而青在看他的脸。

崇治三年,静北国青麒失道,次年青王驾崩,蓬山舍身木结出卵果,新青麒降生。

而今已过了二十年的岁月,静北国御座依然空悬,整整二十年的灾难,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已经到了让人厌烦的地步,幸存者苟且偷生,官僚腐坏堕落,这个北陆的大国到底要何时才能迎来朝阳,无人能知道。

只要王登基,这个国家就能产生种种的奇迹,枯萎的山丘会重新长出绿草和鲜花,万里的赤地就会抽出饱满的麦穗,妖魔会惧怕王气而远离城市和乡村,当王实行仁政,这个国家就会变得繁荣。

虽然是这样。

青在心中苦笑。

虽然是这样。

但是最有资格成为王的那个人,却不曾祈愿过成为王。

评论(4)
热度(46)

© 石膏浴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