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迪】不要和恋爱中的的男人讲道理(上)

成年后约21岁设定,两人都升到了中佐。

青叶和Dio已经什么都做过了

岳父我又黑你了

OOC,本章没肉


==================== 

时间凝滞在这安静的三室两厅房子里,房间的主人没有在意电费,他几乎把所有还能亮着的灯泡都调到了最高亮度,却依然没办法驱散房间里窒息的冷清。

青叶从车库里手动把酒搬进了主人卧室,他本可以用机械臂来完成搬运,但是他连操作那个便利工具的心情都没有,床褥中还残留着另一个屋主的气息,这成了现在最后能绷住他神经的东西,地面上已经堆积了不少酒瓶,他一脚踢开了几个便坐了下来。

作为一个战功卓著仕途光明的新任中佐而言,酗酒明显不是什么好事,然而对于现在的青叶而言,也就只有烈酒才能让他稍微压下自己内心糟糕的情绪,他随手打开一瓶酒灌了两口,看了看手表。

10:30分。

Dio还是没有出现在玄关,青叶很清楚他身在在何处,但是这却只让他心如刀绞。

作为著名世家的一员,Dio有一个从小订婚的未婚妻,那个未婚妻来自非常显赫的家庭,也有着符合身份的美貌,如果不是渡濑青叶这个从过去而来的少年横插进来,他们俩会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而且毫无疑问会被那位严苛的父亲所祝福。

正在和Dio共进晚餐的人,就是那样的一名女性。

和自己完全不同的,理想的女性。

青叶尝试着笑出来,却觉得自己的指节都开始逐渐冰冷下来。

自己要是不出现的话,Dio一定会跟她结婚吧,他的家世和才华足以让他一个成功人士,和她生下可爱的孩子,过着教科书一般的幸福生活。

如果没有从七十年前来到这里的话,有母亲和妹妹,还有隆太郎他们在的话,或许也会过着与战争无关的平凡日子,或许也会有其他的生活,总之不会和Dio有任何的交集。

但是……青叶想着Dio的时候依然能感觉到初见时的那份悸动,他注定会这样遇见Dio,所以能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他,包括自己的生命在内,只要有Dio在这里的话,就算是一无所有的青叶也能感觉到自己真正的存在在这里。

他一直是这样认为的,从相知到同居,到一起升到军部身居高位,青叶从来没有想过Dio会属于他以外的任何人,但是仅仅是预想一下Dio抛下自己去和别人结婚的可能性,青叶的心就不断地向黑暗的沼泽沉下去。

12点了。

【不会回来了吗………还是再等等吧……】青叶身边的空瓶多了一倍,他双眼空虚的看着天花板,Dio残存的气息还围绕着他,这是两人同床共枕数年而留下的气味,仅仅4天没有回来,那股Dio专属的香味就淡了许多,如果dio搬出了这个屋子的话,大概不到一个月,自己周围就会彻底失去他的气味了吧。

对于Dio来说也是一样的,不是吗?

其实还是不一样的啊,Dio要是离开自己应该也可以过得很好吧,就算身上缺了自己的气味,他也还有很多需要保护的人,而且他的相貌和家世也根本不是自己可以比拟的,应该愿意和他在一起的人也很多吧。

但是自己却没有办法忍受失去Dio的日子,光是见不到就已经快要发疯了,如果他要离开的话……

绝对不行的,无论是哪条路的尽头都只是深渊。

2点了。

已经连叹息都难以发出来,危险的逻辑让青叶的精神到了极限,他查看了手机,没有新的信息,只有下午dio例行的说自己晚上还要去父亲那边餐会,让他不用等自己吃晚餐的消息而已。

好想他,已经第五天了,就算是适应力强如青叶也再也承受不了了。

【求求你,回来吧Dio……】

似乎感应到他的回应,手机轻轻的震了一下,是Dio的短信。

【早点休息,别忘记明天还要上班。】

青叶觉得自己的血液被抽空了,他死盯着屏幕上Dio署名的每一个字,脑子一片空白。

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像发疯一样把周围的酒瓶都砸碎,玻璃的碎渣子划破了他的皮肤流出了殷红的血,辛辣的酒水撒了一屋子,清洁机器人检测到垃圾进来清扫被他一脚踹出了房门,最后他精疲力尽的趴在床上,好像断线了一样睡着了。

Dio又没有回来。

============================ 

Dio觉得自己陷入了麻烦之中。

因为已经到了可以结婚的年纪,家族和父亲的对他的催促就变得异常的急切了起来,他不得不回去参加各种家族酒会并且见那些名媛们。

他和自己指腹为婚的未婚妻有过几面之缘,的确是个美人,但是和想结婚完全不搭界,更不能和后来青叶和自己交往之后,那种灵肉相合的感情相比。

本来决定回去就是因为想尽快说清楚这件事好从反复的催促中脱身,自己的父亲为了让自己回去相亲甚至不惜给上面压力严重影响了自己的工作进度,可没想到见到之后,那位未婚妻却对自己极度满意,怎么说都不让他退婚,他只好日复一日的应付那个少女,不得不在庄园里住了5个晚上。

今日也还要重复那令人厌烦的过程,Dio借口自己军部还有事要处理回到了司令部,反正晚上餐会之前回去,父亲的态度就几乎可以无视。

他觉得自己至少要见一见青叶,他被那个少女折磨得身心俱疲的时候就更加思念自己的恋人,虽然粗鲁又无可救药的蠢,却能给他最好后盾的那个人。

然而在他收拾了一批资料放上车的时候,他准备去找的人却已经一声不响的站在墙边,青叶看着他,什么话都没有说。

【你在那里干什么呢?】 Dio心头有些难以言喻的感动,他和青叶因为连结系统的原因,总是有着微妙的心灵感应,所以自己回来,青叶总是最早知道的。

青叶并没有看上去很高兴,他走了过去抱住了dio的身体,完全没有在意周围目光的意思,只是想把Dio揉进体内里一般的抱拥,Dio在察觉他异常之前,被他一把抓住了下巴,狠狠的被啃咬了嘴唇。

【等等、这里不行!我晚点还要回去……喂青叶!】Dio担心自己嘴唇上留下太过分的痕迹,他推拒着青叶,却对上了青叶不敢置信的眼神。

【不准去,跟我回家!】他几乎是失声的吼出了这句话,甚至连廊上的弓原大尉都听到了。

【你在发什么神经!这是我家族里的事情!】

【你的事情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都是我的事情!!不许回去见她!】青叶感觉自己快要压制不住内心的妒火了。

砰——

Dio的拳头砸在了青叶的脸上。

【我不说清楚就回不来!为什么不明白??别被冲昏头脑了渡濑青叶!】

那一记拳头很重,体力出了名的好的渡濑中佐被直接揍翻在地上,他死死的盯着Dio,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Dio看着他脸上的伤痕,稍微有点心疼,却在那一刻被逮住了空隙。

青叶一击敲向了他的颈后。

他的意识瞬间模糊,勉强感觉到青叶把自己扛了起来,扔进了车子副驾驶。周围传来几声惊呼,然后……

============================ 

青叶没有用导航,他亲自操控着这个汽车,像是古早的公路片一般狂飙。

风吹得他脸生疼,是dio打的位置。

他知道Dio是对的,如果没有和那边解决的话,两人之间总会有个麻烦要素在,不得安宁。

但是比起那些,他讨厌别人触碰dio,dio回去讨好别人。那个女孩子一定碰过dio的手,或许还碰过他的脸,这些都让青叶感到难以忍耐的嫉妒。

汽车停进车库时甚至来不及打直车位,他用公主抱急匆匆的把dio抱进电梯,电梯很快停在了两个人住的那一层,但是连在电梯里那点时间,他都没有忍住反复的摩擦舔舐dio的唇。

漫长而沉默的拥吻一直持续到卧室,Dio迷迷糊糊的抱住他的脖子。

明明意识还没有恢复清明,但是dio还是本能的对自己有反应,青叶有点自嘲的想着,这还不明显吗?Dio是属于自己的啊,否则他怎么会抱住自己呢?

Dio本来就应该,是只属于自己的人啊。


他极尽温柔的吸住Dio的唇瓣,那好闻的、属于dio的气味重新回到了青叶的感官之中,因为无法接触而变得冰冷的手指终于感染上一些温度,dio的唇微抿着,因为被啃咬过而呈现着妖艳的红,他的眉和眼都是如此的清俊而美好,就像平日他从自己怀中还未醒过来时一样,青叶的舌头伸进去,没有回应。

【我只想要你一个,这样不行吗,dio?】

青叶解开dio的衬衫,将牙齿贴上他的脖颈,咬了下去。


就像一个标记一样,红红的牙印留了下来

Dio的眉毛在被咬住的时候微微皱起,脸也偏到了一边,大概是觉得疼了

青叶的大脑也收到了dio那种疼痛的信号,但是这样的痛苦并不足以让他住手,他想让自己更疼一些。

如果能够同调dio的疼痛的话,反而比完全感觉不到他的感受好得多

身体的某处早就隐隐作痛了。

作为自己的buddy,他一定知道自己的疼痛吧,就算遍体鳞伤自己也不会觉得痛的,但是现在的青叶,却觉得自己身上很痛。

几乎绝望一般的,他将自己的脸又一次埋进了dio的肩膀,又一次咬上了他的肌肤。

Dio的眼睛眨了一下,昏睡的状态或许持续不了很久了,但是青叶还是不想放手。

他一次又一次的,执拗的在Dio的身上烙下自己的印记。


那就……让自己更疼一点吧。


=================== 

唤醒dio的,是青叶滚烫的鼻息。

他感觉到自己的衣服正在被除下,青叶的手指已经直接接触到自己的腰部敏感的肌肤,青叶的鼻子轻触着他的小腹,粗糙的舌在他的脐下刺激着他的神经。

他本来就白,身上斑驳的痕迹就更加明显了,在他身上施为的男人明显是把他下午说的那番话当成了耳旁风,虽然青叶平日就很任性,但一想到自己这么多天的努力会因为这个而付之东流,Dio的心情怎么都好不起下来。

【喂,青叶……】他推推在自己腹上的棕色脑袋,【别舔了……】

平日里,青叶虽然是个性欲笨蛋,但是还是很照顾自己的情绪的,如果自己强烈的表示不想做,也不会勉强。

今日也本应如此。

青叶并没有停止自己的行为,他的手牢牢的固定着Dio的腰部,温热的唇贴了过来,与其说是舔弄不如说是咬噬,那种令人焦躁的鼻息和疼痛都让dio的脑子发热,牙齿嵌进肉里的时候dio不住的轻颤,几乎要这样输给了他。

青叶的身体很热,就像被放在热水里烫过的铁板一样热。

他执意的让两人的身体陷入危险的摩擦和纠缠中,尽管这完全不是Dio所期望的,dio模糊的想了想,如果真的屈服了,自己肯定会赶不上两小时后的餐会,这样到时候父亲势必会给自己加更大的压力,说不定连周末是否能回来度过都成问题,这样的话,他就更需要自律了。

【别想着回去的事情了,Dio。】青叶扯了扯嘴角,他的笑容很难看,就像溺水者无法呼吸的时候,那窒息一般的笑容。【你哪里都不用去了。】

如今已经很难看见这样的青叶,他的脸扭曲着,是已经隐忍到极限的表情,这个年纪的两人已经不再是当年做事可以被原谅的小孩子了,青叶早就已经习惯为了一些事情隐忍自己的情绪,但是这或许并不代表他已经是一个被驯服的军人,相反他内心那座火山即使已经可控,岩浆却和他年少时一样、甚至更加滚烫。

Dio让了一步,他抚摸着青叶的后脑,试图安抚他神经质的情绪,青叶看着他的眼睛,轻轻把身体挪到和dio同样的位置,无声的和他接吻着。

这次,dio没有采取反抗的态度,任由他挑动自己的唇齿,配合着他的期望搂着他的脖子,温柔的回吻,青叶的背肌绷得很紧,他将手轻轻的捋过他的每一条肌肉,让青叶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脑子的深处,两个人的意识也在互相的缠绵着,dio一直在向他传达着【我就在这里】的信息,消解着青叶的恐惧和紧张,安抚逐渐起到了效果,青叶看自己的眼神从无尽的黑暗终于过渡到了柔情,那个吻也更柔和了,两人的舌缠绕在一起,最后青叶闭上了眼睛,只是专注的感受着恋人的存在。

如果只是为了达成目的的话,青叶现在的状态,Dio完全可以像之前一样,将他一击劈昏,这样马上起床换一件高领的西装,便可以毫无破绽的回到餐会上,继续他之前的事情。 

Dio举起了手,良久,又轻轻放在了青叶的后背上。

青叶对Dio,是不可能有戒心的。

这是他们俩之间,最牢不可破的,信任关系。

Dio默默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他下不了手。

----------------

TBC

评论(7)
热度(85)

© 石膏浴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