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弓Caster】Master失格?!(上)

超可爱啊啊啊啊啊啊

Reddle:

这几天去了朋友家撸猫了,就想撸影弓猫!


反正骂死他就是召唤了影弓,虽然现在不是春天,但我写了小公猫发春的故事,而且很谐(


没养过猫,相关知识都是百度or问朋友的,希望没有什么大错……


还没交往,所以暂时没什么过激互动


出于私心有很多其他角色比如贤王


    

      称呼混乱        


可以的话👇


————




Master从来没把自己当成正经魔术师,她更愿意叫自己小魔仙。


从者们倒不愿意认同。对他们来说,Master就是Master,是他们当前最重要的主人与魔术师。


就算她犯了原则性的错误,从者们也会毫不犹豫地原谅她。


应该是这样的。


“所以,你到底做了什么,Master?”


蓝色的Caster兴趣盎然地观察着面前的影从者,后者垂着头,浑身透露出“谁也不要看我”的必死决心。其实,忽略掉头上两只毛茸茸的猫耳朵,忽略掉身后因为焦虑不断摆动的猫尾巴,他看起来一点事都没有。


“再临的时候,把核桃当成了世界树之种……”Master把手放在额头上,语气臊得很,手却在猫尾巴附近徘徊,看样子是忍不住想摸上去。众从者爆发出的笑声几乎要把会议室房顶掀翻,连红色弓兵都别过头憋笑,而影从者的那位弓兵看起来几乎要恼羞成怒,虽然Master觉得从者们嘲笑的应该是自己。金色的Caster伸手想捏影弓头上的猫耳朵,被飞快地躲过,于是他满怀遗憾地转头看着蓝色的Caster。


“你第二次再临的时候怎么没遇上这种事?”


“还有机会。”库丘林指了指罗宾汉和迪卢木多,“你可以先往种子里扔几个核桃。”


事实上,除了当事人本身,没有任何人对这次事件产生忧虑,相反,几乎每个从者都欢天喜地,好像迦勒底进驻了一只大熊猫或者考拉。他们处心积虑地想要摸一摸Archer那毛茸茸的耳朵,揪一揪那毛茸茸的尾巴,好心一点的则是吃饭时给Archer夹两条烤鱼。心力交瘁的Archer由于不可抗拒的本能,把鱼吃得干干净净,然后因为盐分摄取过度而掉毛,随后的一段时间,迦勒底的地板上随处可见一缕一缕的白毛,被负罪感折磨的Master只好给他列了一张饮食清单。


“你会捉耗子吗?”不只一个库丘林问过他这个问题。


“哼,难道你不会吗?”顶着猫耳朵的男人轻蔑地回答。


也许狗和猫天生不对盘,三个库丘林——Master没有召唤Alter的福气——把所有折腾猫的方法都查了一遍,最后敲定方案,从厨房里搬了一筐黄瓜。


原本最小的那个库丘林同任何一个卫宫的瓜葛都是最少的,但是就像新人会被前辈使唤,他是被另外两个强行指派了任务。尽管害怕被受惊的Archer踹到脑袋,他还是悄无声息地在对方做饭的时候把一根黄瓜放在了他身后的桌子上——毕竟不是真猫,放在地上也看不见。


结果令人满意到吓人的地步,转身看到黄瓜的Archer弹跳起来,撞翻炉子的同时摔碎了旁边的一摞碗。三个库丘林大笑着往外跑,Caster那位被反应过来的Archer拽住裤子,摔倒之后被摁在了地上。


“别,别,别,”他笑得浑身发抖,一边痉挛一遍扭动着挣扎,“就是玩一玩。”


Archer气得尾巴都炸毛了,嘴角露出小虎牙,要不是影从者用不了宝具,Caster毫不怀疑他会在这里给自己来一个无限剑制。他用力吸了几口气,把笑声压回嗓子里,一喘一喘地看着Archer,配合地露出了严肃的表情迎接受害者的训斥。


但是意料中的狂风暴雨并没有来。Archer看着他,表情越发微妙,最后从他身上爬了下来。


“自己收拾干净。”


他说完这句话就走开了,尾巴在身后一甩一甩的,Caster废了好大劲儿才能忍住不去抓它。


Master知道这件事之后悄悄问了三个库丘林有没有录像,三个人面面相觑,后悔不已。


问归问,Master还是得尽快把Archer恢复正常,因为春天已经到了,她怕猫叫春怕得要死。


但就像一开头提过的,Master只是个小魔仙,根本无法及时解决问题。


首先受害的自然是同房间的另一位卫宫。半夜他被吵醒,模糊地辨认出旁边一团被子诡异的蠕动,从中发出古怪的呜咽声。他首先是被吓住了,那种声音底下像是藏着无法排解的痛苦,让他眼前出现了奋力爬出地狱之门的鬼手。于是他本能地把被子盖紧,猜想影从者的自己是否正受困于梦靥。舍友的声音越发不容忽视,并且逐渐从呜咽转为呻吟,竟然带上了凄厉的味道,被子还被蹭得窸窣作响。


不会吧,只是有了猫尾巴猫耳朵而已,怎么还会叫春啊!回过神来的Archer狠狠地把耳朵堵起来,但过了一阵又刷地爬了起来,裹着被子贴在了墙上。


他这么一动,影弓的动作就停了。


“你,你,”Archer颤抖地说,“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但是,你不会来搞我吧——”


“不会!”


小公猫羞愤道,把自己蜷缩成一团。Archer这才心有余悸地重新躺下。


可是过不了多久他就再一次叫了起来,Archer只好投影了两个耳塞给自己戴上。


虽然Master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她可以从表面解决问题。Archer——红色那位——把这件事告诉她后,她很快给影弓安排到了隔壁的空房间。当然,这只是治标不治本,过了两天,影弓的声音就大到了三个房间外的贤王都能听到的地步。


还好迦勒底人气不旺,Master把影弓安排到很远的空房间去了。


“到底怎么办好?”她哭丧着脸挂在贤王身上,“再这样下去,隔十个房间都能听到他的声音……”


“别问我,我很忙的。”贤王把公文翻了一页。


“可是你明明也很喜欢摸他!”


“那就更不能把他变回来了。”


“其实你可以,把他阉了。”库丘林——Caster那位——抱着Master的手机(“你怎么在这里摸鱼!”Master训斥道),“一劳永逸。”


“这个想法很不错。”王赞许地点了点头。


“喂你们,他真的不是猫……”Master把手机从他手里拿过来,看到上面宠物医院的网页,“……很便宜诶……”


“心动吗?”


“……他是人啦!!”




最有效的方法被搁置了,Archer的发情期还在持续。


他越发焦虑与亢奋,除了吃饭根本静不下来,在伽拉底踱来踱去,明明叫了一个晚上,白天还是充满活力。看到他这个样子,Master有点怕他会控制不住,抱着自己使劲蹭。她查了一下公猫发情期的症状,庆幸Archer还能控制住自己的膀胱。


还好女从者不多,影从者又这么菜。Master点了一下迦勒底的名单。应该不会出现什么你不情我不愿的恶性事件吧。


事实证明Archer的人品还是很有保障的,Master只见过他在没人的时候抱着Caster——蓝色那个——的法杖蹭了几下。


但是为什么Caster会把法杖落在这里啊!


见Archer拿衣服在法杖上擦了擦,Master决定找时间好好批评一下Caster。


但在Master真的找Caster谈话之前,小公猫的发情期结束了。狂喜之下,她把这件事丢在了脑后。


大半个迦勒底都松了口气,因为大家都睡眠质量终于能恢复正常水平。当然最高兴的是Archer本人,红色的Archer也很愉快地再次接纳了他做自己的室友。


可惜好景不长,一周后他又开始叫,叫的比以前更大声,白天亢奋得像是磕了药。


“看来只是暂时结束了而已……”Master划了一下手机,“这里说……整个发情期都会……这样断断续续的……就算真的同……雌性交配了也会……”


她念不下去了,指着红色的Archer:“你怎么不是小母猫!”


“关我什么事?”男人很无奈。影从者已经不敢出房间了,拜托他过来交涉,他怀疑是对方的裤裆见不了人。


“但母猫也不是搞过了就不叫啊。”一直关注手机屏幕的罗宾汉提醒说。


“是啊,不是说一窝小猫可能有不同的爹吗。”


Master抱住脑袋:“那怎么办!”


“呐,我说,你就给他搞一搞嘛。”蓝色的枪兵对红色的弓兵说,“好歹都是自己,你忍心看他那么难受吗?”


“你先搞搞你自己。”弓兵脸色很差地指着蓝色的Caster,后者一脸无所谓地环住枪兵的肩膀。


“行了行了别抱来抱去的。”Master推开他们两个,“你们再不认真一点,我真的要带他去做绝育手术了。”


“你可以拜托南丁格尔。”


“我不是!……”Master都要哭了,抓住弓兵胸前两条流苏,“说,你喜欢什么类型!”


“喂喂你这是要配种啊!”


“这里没有阿塔兰忒死心吧!”


“这里也没有玉藻前死心吧!”


“这里没什么女人的死心吧!”


“闭嘴!”Master尖叫道,“从男人里面选一个吧Archer,这将是你一生中最重要的选择!”


“别问我!”弓兵挣扎起来,“就算那个也是卫宫,我也不知道他的喜好啊!”


“没办法,我帮你选吧。”Master松开他,把蓝色的Caster拽了过来。


“法杖借我用一下。”




TBC


————




这样真的可以打cp tag吗……


还有就是我可能把Master写成了审神者……老眼昏花看不出来如果有的话ry

评论
热度(141)
  1. 石膏浴室Reddle 转载了此文字
    超可爱啊啊啊啊啊啊

© 石膏浴室 | Powered by LOFTER